七星彩18118期开奖号:戴斌在中國旅游研究院人才建設工作會議上的講話 - 梦迷解图七星彩梦册
梦迷解图七星彩梦册 > 院務公開 > 領導講話 > 戴斌在中國旅游研究院人才建設工作會議上的講話
戴斌在中國旅游研究院人才建設工作會議上的講話
    2010-7-24 9:44:08     字號:[    ]

    2010年7月23日戴斌院長在中國旅游研究院人才建設工作會議上做重要講話,全文如下:

當代旅游學者的素質養成與能力提升

同志們:
    值此主題黨日活動之際,我們在紅色革命根據地湖南韶山召開研究院的半年總結會,也借此機會慶祝研究院建院兩周年。繼2009年黨日我們共同探討了如何以服務產業、報效國家來推進研究院的學科建設,首批研究基地授牌暨工作研討會上我們又探討了如何以組織創新來推動旅游科學與產業實踐的互動成長。無論關于學科建設還是組織創新,我都反復強調了一個內容,那就是人才培養。特別是對于研究院這樣一個機構而言,組織內和系統內人員的思想和修養、素質和能力,直接決定了政府智庫地位的權威性和影響力,甚至決定了這個機構存在的意義和價值。下面我想就人才培養和青年旅游學者的個人成長談幾點意見,供同志們參考。
    一、人才培養在我院學科建設和發展戰略中的地位與作用
    對于我們這樣的機構而言,沒有什么固定資產,就兩層樓和一些桌椅板凳什么的。是啊,兩層樓還是租來的,每年還要交80多萬的租金。也不像一號樓那樣不管怎么樣也有一些行政權力。我們靠什么生存和發展呢?靠得是我們的思想和科研成果。而思想又是從哪里來的,科研又是靠什么去產生呢?答案只有一個,高素質的人才。從這個意義上講,研究院就是智力密集型的機構,就是聚集和培養高素質專業人才的平臺,聚集人才和培養人才是研究院建設和發展的根本目標之所在。有人問我,研究院是做什么的?是不是出內參,寫報告,做橫向項目的?我說不是,這些只是圍繞人才建設和培養目標所開展起來的日常工作。研究院各所都在通過任務來培養人?;褂腥宋飾?,研究院建院兩年,你覺得最得意的是什么?是不是國家旅游局黨組和各級各地黨委和政府的認可?是不是來自國內外學術界和產業界的認可與稱譽?我的回答仍然是否定的,學術聲譽和產業影響力固然是我們所看重的,但是它們只是我們人才培養和學科建設在向著目標的進程中收獲的必然結果。由是觀之,人才培養就是學科建設體系的載體和平臺,也是研究院各項工作的中心和重點。
    從旅游產業培育成為國民經濟的戰略性支柱產業和人民群眾更加滿意的現代服務業的角度而言,科技、教育和人才是支撐,作為國字頭研究機構的研究院要起到示范和帶頭作用。在研究院這樣一所知識和人才密集的機構里,要培養高素質、復合型專業人才,要既能夠為國家旅游產業發展貢獻理論智慧,又能夠投身到旅游產業實踐中充分踐行理論,還可以到祖國的大江南北帶動更多的人才成長,像種子一樣撒向大地,使研究院成為促進旅游產業集約化發展的理論導航站和人才孵化器。
    二、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研究院人才培養的目標與任務
    從籌建之初到現在,我們在人才培養上可以說走了一條艱難的道路。這條路簡單地說就是一條“從零開始,邊打邊建,自我培養”的路子,到現在為止,我們還沒有從旅游高校和科研機構挖過一名成名的大家和學科帶頭人?;舊鮮怯轂弦島透氈弦擋瘓玫牟┦?,有些同志還不是旅游管理專業的,也沒有在政府智庫工作的經歷,更沒有學術界、產業界和政府的廣泛影響力。就是這么一支年輕的隊伍,硬是支撐起了“政府智庫”的雛形!現在回顧起來,確實不容易啊。
    不足與?;饈?。表面上看,是我們的學術聲譽和產業影響力距離局黨組和業界的要求還遠遠不夠。其實這只是發展過程中自然而然的階段性現象,對于一家只有兩年發展歷程的機構而言,隊伍年輕一些,感覺青澀一些,都是正常的現象。我所擔心的不是這些表面的東西,而是我們這支隊伍來自五湖四海,出自不同的學科背景,到底能不能為了一個共同目標而長期堅守?到底是不是發自同心地認同研究院的學科建設的指導思想,并為此而盡忠竭智?會不會有動搖,甚至放棄?希望同志們都認真思考一下這個問題,這個讓我經常睡不著覺的大問題。一個人也好,一家機構也好,不怕一時沒有聲譽,甚至不怕階段性的發展低潮,怕只怕失去方向感,失去信心。古往今來,我們這個多災多難的國家多次步入低谷,甚至皇帝都被人家俘虜走了,國號也變了??墑親詈竽??還不是延續下來了,復興起來了??康氖鞘裁?,是文脈,是士子所承載并延續的文脈。研究院的文化底蘊有沒有呢?不能是說沒有,但還在成形之中,還是才露尖尖角的小荷,還是黎明前剛剛升起的朝日,還很不穩定。如果說在我的心目中,研究院所面臨的最大?;鞘裁?,我的答案不是資金,不是聲譽,甚至也不是人才,而是塑造人和培養人的文化底蘊。文化這個東西看不見,摸不著,它就在那兒實實在在地存在著,點點滴滴地起著大作用。沒有穩定的學術文化,民國時期創辦的中研院史語所就不可能在創始人傅斯年逝世多年以后,世事風云變幻,至今還令人肅然起敬。學術文化是學人培養的根基之所在,我們要做的百年、千年的事業,沒有根基怎么能行呢?
    目標:戰略或者是長期的目標是國際化的高層次旅游人才的聚集地,是旅游學術界的韶山、井岡山、延安,是旅游學人發自內心向往的地方。人才還是要流動的。“相濡以沫,莫若相忘于江湖”,人才都是國家的,往更大了說,也是世界的。現在和今后一個時期,研究院越來越人丁興旺,這固然是好事。好比紅樓夢里的大觀園,大家聚到一起義氣相投,詩意人生。將來會不會散???我看一定會的。聚散乃人之常態。不是要趕大家走,我也舍不得。只是有一天翅膀硬了,總要飛的。散到大江大河里去,把研究院的思想帶到更為廣闊的空間,再用思想培養更多的后來者,該是多么令人欣慰的景象。有聚有散,“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這就是我對研究院人才建設的長期希望,也是發自內心的期待。
    當然,從當前來看,我們還是要以聚為主,以培養和提升現有人才為主。今后兩三年還會再進一些博士,但是重在提升現有的人力資源隊伍,要把存量優化。把院本部的核心專業人員培養成為“黨組放心、學界認同、業界認可,有國際影響力”的高素質研究隊伍,并以此帶動外設研究機構乃至更大范圍內的專業人才成長,這是我們的階段性目標。
    任務:到第二個建設周期,研究院要逐漸形成一支相互支撐、相互配合的學術團隊(4個內設研究所、若干分院和外設研究基地)、前有標桿、后有承繼的三級學術梯隊(50歲、40歲、30歲)、若干有國際影響力的學術領軍人物?;褂寫笫?,培養旅游領域的學術大師一直是我的夢想。這里所說的大師,不是自封的,也不是哪怕再權威的組織授予你的,而是人們發自內心認同的,是百年之后還要為后來者追憶的歷史光輝。當你變成歷史的碎片時,后人看到你的名字仍覺得溫暖,那就是大師。各位能否成為大師,現在還看不清楚,總要往這個方向努力的。我們這一代人實現不了,做些探索,做個鋪路石也好,但開風氣不為師嘛。
    三、當代旅游學者的素質養成與能力提升
    當代青年旅游學者首先要對時代發展帶來的歷史機遇和組織賦予成長的平臺懷有一顆感恩的心,要以長遠眼光來審視個人的成長。在做學問過程中,既要有“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圣續絕學,為萬世開太平”的氣度,又要傳承和發揚當代科學精神,賦予學術研究以民族意識的思想高度。這是基于中國傳統知識分子經世濟民的一種價值觀,是一種自覺融入國家戰略體系的使命感。我們應當充分認識到國家旅游產業發展對旅游學術、對中國當代旅游學人寄予的期望和期待,并主動承擔這份責任,這是實現這一代旅游學術發展目標的思想基礎和價值源泉。
    孔子說“文勝于質則史,質勝于文則野,文質彬彬,然后君子。”人的社會屬性蓋過自然屬性,做事就會變得縮手縮腳,相反自然屬性超過了社會屬性,人也會變得膽大粗獷。人的成長過程都在尋求兩種屬性的平衡。從遺傳規律來看,每個人都會有先天的能力所長,然而在學術成長過程中,總體而言,應注重綜合素質和能力的養成。
    我想要強調的修養包含三個方面,政治修養、學術修養和人文修養。在中國,政治修養就是要愛黨、愛國、愛社會主義。有了政治修養,成長才會有一個基本的方向,才不會空虛,不會自怨自艾,自滿自得。學術修養,是指掌握從旅游學科的核心理論到相關學科的基礎理論,要由薄到厚、再由厚到薄,這個過程需要反復。有了學術修養,工作才不會單調乏味,創新和發展才成為可能。人文修養必須通過掌握和充實文學、歷史知識來獲得。文字感很重要,文字感的培養與形成沒有什么捷徑可走,就是要多讀多寫。俗話說“熟讀唐詩三百首,不會作詩也會吟”,不僅要讀專業領域的書籍,還要多涉及一些科學、文史哲方面的書籍,如霍金《時間簡史》,路?!鍍椒駁氖瀾紜?,總之要利用一切機會開拓自己的視野,以更廣的思維方式進行學術研究。在國際交流過程中,積極主動、不卑不亢是基本的態度,中國當代旅游學人既不能搞閉關鎖國、封閉式研究,也不需要跟在別人身后人云亦云。我們要培育國際旅游學術研究的中國學派,要以國際通行的話語體系發出中國旅游學術的聲音。
    當代旅游學人,尤其作為政府智庫成員的在座各位,不僅要有學術能力,既能夠做基礎研究,也能夠應對戰略研究和應急研究。為各級政府進行旅游決策提供智力支持為基礎和核心,還要堅持不斷出新的學術成果,保持在學術界的話語權,這是學者的基本成長點。另外,還要有帶領團隊、凝聚人心的領導能力。對于一個科研機構而言,項目研究不同于個人的學術研究,一個項目研究下來,往往涉及團隊合作、統籌協調等各方面問題。這與導師帶隊伍,研究生跟著導師做項目不是一個概念。因此,不論各所負責人還是作為課題組組長的研究人員,都需要具備必要的學術能力和一定的領導能力。
    做學術研究首先要熟悉一個學科最基本的理論體系和研究范式,要熟練使用一兩個最有效的研究方法。最笨的往往也是最有效的。喜峰口的大刀隊為什么能讓日本侵略者聞風喪膽,就是這個原因。在掌握先進的技術或方法之前,在熟練使用、牢固掌握的基本方法應用過程中,也能產生實實在在的學術成果。要下些笨功夫。小時候割稻子,母親講“眼是笨蛋、手是好漢”。也就是說,不能光說不練、不能只打虛招不做實事。現在只問耕耘不問收獲的人越來越少了,事實上,耕耘的過程才是最大的收獲。胡適先生最喜歡題寫的句子是“要怎么收獲先那么栽”。我是很認同的。怎樣發自內心地在實際行動上向廣大勞動人民、向旅游戰線第一線的同志學習那種踏踏實實的精神呢?首先,要有韌性、有使命感。做學問是一門苦差事,要有使命感和理性的認同,才能夠堅守住。魯迅說“因為終極目的的不同,在行進時,也時時有人退伍,有人落荒,有人頹唐,有人叛變。”我經常在旅行時從飛機往下看,看到祖國的山川秀麗、幅員遼闊,總有想要流淚的沖動,一定要用自己的微薄的才情為國家、為人民做點事??!這種使命感可以用傳統意義上的擔當二字來代替,擔當是中國傳統知識分子修養中最為重要的一點,把治學精神與國家發展、民族繁榮、旅游產業發展和大眾旅游福祉統一起來,這個時代要求和期待當代旅游學人擔當的,就慢慢地被我們肩負起來了。最近在看一本書,傅國涌先生寫的《從龔自珍到司徒雷登》,封面題記是“他們為當代注入靈魂”,推薦同志們找來看一看。
    做學問要有凈、靜二氣,不能求快,要沉得住氣。一個人的成長可以定方向,不能定目標,更不能定具體指標。做學問要享受成長過程中的點點滴滴,或功成名就或立功立言,這些都是隨著時間的推移,沿著過程產生的伴生物,而不是終極目標。要想成就大的理想,人就不能跟著目標跑。踏踏實實地把馬步扎穩,把每一步的功夫練好,自然而然就成功了。你們看金庸先生寫的武俠小說《射雕英雄傳》,那個笨笨的郭靖,心里很干凈,從不投機取巧。降龍十八掌順理成章地就打出來了。
    做學問要往上看,不能滿足于在小刊小報上發點文章,拿點稿費。既然選擇做學術研究,就要往高處發展,與學界大家在核心知名大刊大報上進行學術爭鳴,即使屢敗也要屢戰。這就如同下棋,如果總是跟高手下棋,即使輸也會看到自己的進步。總之要與境界高、能力強的人交往。古人說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是很有道理的啊。
    做學問還要有一顆寬容心。大家去讀一讀房龍的《論寬容》,寬容不是無條件的妥協,是君子和而不同,君子朋而不黨。與經濟、管理等基礎學科相比較,旅游學界現在更是百家爭鳴、各執一詞的局面。這是學科成長到這個階段所特有的現象,不用急著搞大一統。這就需要我們在做學術研究時不怕商榷、不怕別人提意見。你提一個思路,別人就不能提了?艾思特定義旅游,別人就不能重新界定了?一個學術觀點科學與否,是否具有長久的生命力和普遍的認同度,是需要時間來檢驗的,而不是依據提出時間的先后。
    對業界,不要認為他們的觀點與我們的書本不一致就覺得不科學。業界是在市場上尋生存、求發展的,他們的思維必定是緊隨著現實的變化做出調整,對現實的反應相對滯后的學者絕對不能用固定的理論去套千變萬化的實踐。要與業界多交流,去發現他們所關注、所運用的方法與理論模式不同的地方在哪里,不同的原因是什么。深究下來,我們會發現可能不是所有問題都可以用現有的學術范式解釋清楚。現實自有現實的考慮啊。
    對政府,要允許政策制定有滯后性。學術研究不要因為得到政府的認可便沾沾自喜,老跟別人說某某觀點是我先提的,某某政策是我設計的,更不能一時得不到認同便罵官員不識貨。學術觀點是在相對模式化的框架下提取出的假設。畢竟大家話語體系不同,行為規則不同。我想,旅游學界的寬容在總體的價值觀上是學習凱恩斯,在日常行為中是追尋G·S·貝克爾??魎顧低持握飧鍪瀾緄牟皇僑?,而是人類的思想;貝克爾說更多的時候我們是園丁,看到的是思想的花。
    射雕英雄傳里講“為國為民俠之大者”。一個人的影響不在于武功多高,而在于為誰做事?即使最小的事,只要為人民,歷史都會記住。對于年輕人來說,現在可能有些話說得早了點。你們現在還不是學霸,但將來會不會是?古人做學問先是格物致知,然后是誠意正心,然后是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我們的基礎還沒打牢,拿什么報國家? 有人說,年輕的時候都矯情,年紀大了才變得更堅強,這是一個自然的過程。我說這純屬狡辯,給自己的懶惰和不思進取找借口呢。就個人自然的成長而言,對于普通人而言,可能有一定的道理。但是對于有理想和信仰,并且要自覺承擔的組織而言,我們的詞典中是沒有矯情這兩個字的。
    四、牢固構建人才培養的制度保障體系
    長期研究中國科學史的李約瑟博士曾經問過一個問題:為什么最早發明了指南針、火藥、造紙和印刷術,當然還有天文學、數字方面的輝煌成就的中國,到了明代中葉之后,反而被后來者――西方國家超越了呢?這個問題被稱為科學史上的“李約瑟之迷”。在來自多個學科的答案中,我個人比較傾向于現任世界銀行首席經濟學家林毅夫教授的觀點,他是從制度經濟學的角度解釋的:在現代科學技術體制確立之前,一個國家頂尖科學家和科學發現的數量是該國人口基數的隨機函數。與現代文明的發源地歐洲相比來看,文藝復興時期歐洲有人口8100萬,中國當時處于宋元時期人口約1億左右;經歷了18世紀工業革命,歐洲人口在1900年達到了4.15億,這時中國也有4萬萬同胞。作為一個單體國家,中國的人口數量一直居于世界前列,所以我們依靠大基數人口的優秀人才的概率就足以領先了。但是工業革命以后,甚至從文藝復興時期開始,情況發生了重大變化??蒲Р輝僦皇且攬扛鋈說淖勻毀鞲?,而是依靠大學、研究所、實驗室、靠假設-驗證,靠模型和數據出來的,也就是靠一整套穩定的制度安排“生產”出來的。
    說到這個李約瑟之迷,我還想起了剛逝世不久的我國著名科學家錢學森,他向溫總理提出了將來也會載入史冊的“錢學森之問”:中國這么多的大學,國家花了那么多的資源,為什么培養不了國際一流的學者呢?作為在高校工作了二十年的,做過教員,也做過大學領導者的自己,面對這一問題,我覺得很汗顏??!研究院不是高校,可以說是高校所培養人才的使用者。但是我們要實現建院目標,實現“服務產業、報效國家”的學科建設目標,就必須直面并勇于承擔高層次人才培養的任務??渴裁蠢磁嘌瞬?,從組織的角度來說,就是靠制度。
    首先,要有一套理想兼容現實的選人用人的制度。在這個方面,我們既要堅持理想與原則,又不能脫離研究院的院情。院情是什么?就是我們還處于發展的初級階段,與高等院校,與政府機關相比,我們在吸引高層次人才的現實待遇方面還有差距有與不足。說實在話,同志們到研究院來,我給不了你們福利分房,薪酬待遇也比不了市場上的旅游規劃公司,甚至短期內也給不了你們應有學術休假。當然大家也可以說是了理想而來的。這當然好,也是我所希望的??墑?,我們必須承認,組織走上正軌以后,不可能都是依靠理想,必要的物質待遇還是需要的。這就給我們在選人用人提了個醒:不能求全責備。每個領導者都希望職工有雷鋒一樣的思想境界,有袁隆平一樣的才華,最好還能劉翔那樣善跑,可能嗎?在發展初期,在選人用人上,我看思想認同是第一位的。當然嘍,你博士都畢業了,才能也差不到哪里用。我們做院、所領導的,尤其要注意量人適用的原則。比如在學術帶頭人的選拔上,在行政負責人的任命上,能不能在黨的干部和人才政策,在主管機構的用人程序的大前提下,做一些體制機制和工作方式的創新???行政、科研部門的負責人,還有高級職稱的同志們,都要好好地思考一下這個問題。
    其次,要形成以激勵為導向的、多元化取向的青年人才培養體制。我們是一個年輕的機構,年輕不完全是劣勢。年輕意味著我們沒有歷史的包袱,不會患得患失,“一張白紙可以畫最美最好的圖案”。對于年輕人,沒經驗不要緊,誰都不是一生下來就有經驗的。無非讓他們多做些事情嘛,做著做著經驗就出來了。所以,在人才培養方面,要敢于給年輕人壓擔子。現在一些地方找來的項目,甚至是像旅游經濟預警、全國游客滿意度這樣的大項目,還有旅游立法這樣的跨學科項目,不都是年輕同志在承擔嗎?將來也不要都是你們各研究所的負責人去當課題組長,其他的同志也是可以當的。一些地方和行業會議的主題演講,甚至是國際會議的演講,還有一些媒體采訪的機會,也要多讓年輕人去承擔。不要總是想著什么事都由院領導牽頭,都讓院領導出面。院領導是領導一個機構的,不是帶著一群博士生和碩士生的導師。再說了,什么事都讓院領導做,你們不怕我們累壞了啊。不要怕失誤,我們都是從年輕時候過來的,不在實戰中摸爬滾打,多摔幾個跟頭,想要成長,我看沒有那么容易。就算是有失誤了,甚至給研究院造成了一些不利的影響,我和培華同志還可以去做一些補救的工作。不要怕,沒什么大不了的。
    當然,在具體的用人過程中,我們也有相應的規章制度還是要遵守的。這些制度也好,規章也罷,都是由人來執行的,執行過程中的價值取向很重要。管理是科學,也是藝術。比如對職工,特別是對于研究人員的年度考評,怎么考,怎么評,都不是簡單的事情?;褂兄俺破藍?,現在我們沒有控制指標,基本上是條件夠了就上,將來要競爭,要有淘汰者,怎么辦???無論是學銜,還是行政職位,都是極其有限的。將來這些位置都滿足,又該如何激勵,如何培養他們呢?對于一個以高級知識分子為主的隊伍來說,領導藝術很多時候要比領導科學更重要。總之,就是要想法設法建立一套以激勵為導向,有利年輕快速成長的制度。
    第三,將來還要探索人才流動制度,真正做到能上能下,能進能出。籌建時,中編辦就批復了我們35名事業單位的編制。其中行政人員占了8名,研究人員27名,也許將來還會增加。編制存量是有限的,而我們事業發展的空間則是無限的。現在同志們都還年輕,朝氣蓬勃,一心只想著往前奔,彼此之前也沒有或者說很少有利益沖撞??墑撬孀叛芯吭菏亂檔姆⒄?,隨著時間的推移,在座的同志可能都會慢慢地成為創業元老。到時會不會成為阻礙年輕人成人,影響研究院戰略發展的影響因素呢?我想是非常有可能的。不要輕易地說自己不會成為這樣的因素,毛主席曾經對開國將帥們說過這樣的話“男兒有淚不輕彈,只因未到授銜時”。真到那個時候,可能我的工作也不好做了。不僅僅有你們的因素,也有我自己的因素,人都是有感情的,每個人都不可避免。所以趁著現在話還好說得開,我想就此多說幾句,也好行政人事部門做制度。真到了專業技術職務名額不夠用的那一天,包括我本人在內,都是資格歸資格,聘任歸聘任,也就是說定期考核與重新聘任上崗。像中科院、社科院的老機構,都有這樣的問題,占著位置的人不退休,年輕人再有才能也上不來。有的人為此等白了頭,有的人等不及就走了。研究院要避免這種情況的出現,不是說你現在是研究員、副研究員就永遠是研究員或者副研究員了。比你有才華的人進來了,起來了,你就得讓位。當然,組織上會給老同志,會給為研究院做出過貢獻的同志以必要的關照,但是關照是在不影響事業發展的前提下進行的。所以說,在人才培養方面,千萬不能因為我們是國有事業單位就縮手縮腳了。一定要引進入市場機制,無論是研究人員,還是行政人員都要真正做到能上能下,能進能出,建立起正常的人才流動機制。
    在同志們的共同努力下,研究院的組織架構正在完善,人才培養體系也在逐步探索建立,人才隊伍已經快速壯大起來。希望大家對研究院這樣一個平臺充滿信心,對自己也要樹立信心,對旅游產業發展充滿信心。讓我們同心同力,為打造一支“黨組放心、業界認可、擁有廣泛國際影響力的高素質旅游專業人才隊伍”而努力奮斗!

相關新聞

梦迷解图七星彩梦册 | 網站地圖

版權所有:中國旅游研究院 網站管理:國家旅游局信息中心 京ICP備11009676號
管理員郵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