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彩18086期开奖结果:戴斌在中國旅游研究院紀念建黨90周年暨國際化戰略研討會上的講話 - 梦迷解图七星彩梦册
梦迷解图七星彩梦册 > 院務公開 > 領導講話 > 戴斌在中國旅游研究院紀念建黨90周年暨國際化戰略研討會上的講話
戴斌在中國旅游研究院紀念建黨90周年暨國際化戰略研討會上的講話
    2011-8-5 9:39:28     字號:[    ]

2011年7月15日,戴斌在中國旅游研究院紀念建黨90周年暨國際化戰略研討會上的講話,全文如下:

旅游學術研究的國際視野與話語體系構建

同志們:
    剛才少顏和依依兩位同志分別從管理和業務上談了一些國際化發展的構想,我在想國際化建設固然要考慮內涵、研究成果和表現形式,但要更多地關注價值取向和發展戰略。旅游研究的國際化重點要考慮國際視野和話語體系的構建。在過去的三年內,我們把專題研討與年中工作、黨建工作結合起來,通過集體學習和專題研討的方式統一建院思想,并明確今后一個時期的工作方向,這逐漸形成了我院的傳統。2009年建院一周年的時候,我們赴河北樂亭瞻仰了早期共產主義思想傳播和推動建黨的李大釗同志故居,學習他“鐵肩擔道義,妙手著文章”的入世情懷和書生意氣。2010年建院兩周年的時候,我們遠赴湖南韶山。如果說李大釗把馬克主義思想引入了中國,那么毛澤東同志是把馬克思主義的基本原理與中國國情相結合,建立了站起來的新中國。建院第三個年頭的時候,我們本來計劃選擇中國改革開放總設計師的鄧小平同志的故居廣安參訪學習。由于一些客觀原因未能成行,希望同志們結合調研多學習多思考。通過對黨史的系統學習和現場感悟,我們可以發現,在新中國的創建和經濟社會發展的進程中,實踐一刻也沒有離開理論的指導,這也是我們黨領導人民取得三大勝利的重要法寶??課鎦始だ倘豢梢暈慌?,但是長期來看靠理想和思想的認同,還要靠紀律。下面我想用一點時間談談中國旅游學術的國際化發展方向和整體戰略,以及研究院的具體工作構想。這些想法與我們的學科建設、人才培養和今后的學術成果建設是相互融合、相互支撐的。同志們不要把每年的工作重點割裂來看,它們都是圍繞建院方針和指導思想展開的。這些思想和工作部署已經集中反映在研究院十二五規劃中,希望同志們結合日常工作認真學習、逐步落實。
    一、在發展理念上必須堅持國際視野與本土意識的有機融合
    無論黨的建設、國家和社會的發展,還是不同文明的演化,從來就是在交流與互動中成長和發展的。春秋戰國時期,孔子周游列國,拜訪老子,歷史地來看也是不同文明的碰撞。學術研究應該有文化交流與文明溝通的意識。如果我們想在國際學術體系中據有一席之地,我們就應該站得更高,自覺把科學研究納入到世界文明進程中去認識,只有這樣我們看問題的眼光才能不同。曾經去中山大學參觀,我看到本科生攝影實驗室,學生用攝影的方式重現文藝復興時期的名畫和場景。盡管有一些表演的痕跡甚至有些生澀,但是理工科背景的專業能夠融入人文的思考,很難得的。
    放長歷史的視野,不同的文明元素總是在特定的地理空間中獨立生長。生長到一定程度就會競爭或融合,有的文明漸漸脫穎而出,有的則會消亡。百家爭鳴是文明演化的生態保證。漢代罷黜百家把生機勃勃的文明一點點固化了。因此要鼓勵人們在不同方向上自由地探索。在旅游學科領域,我一直不主張搞統一的學術圖譜,因為基本觀點的不統一甚至基礎理論的不成熟也許正是這個學科有生命力的體現??鑾?,是否形成一個圖譜不是哪一個人甚至哪一代人能夠完成的,而是學術共同體自然演化的結果。文明之間固然會有沖突,而更多的時候是相互的交流融合。在國際化的道路上,我們要堅持不同文明之間的交流和融合,相互的學習和競爭,總體上是有利于世界文明演化的。這可能不會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好,但是肯定可以保證不會出現最壞的結果。
    我們走向國際,不是去戰勝別人,更不是要“顯擺”自己,而是在共同參與、相互交流的過程中承擔全人類共同的責任。如果不如別人的時候自卑,比別人強的時候自傲,就始終沒有辦法做到淡定從容。一個國家、一個地區、一個民族的旅游研究要融入世界首先要有國際視野和共同責任的意識。這就需要我們以擔當者的心態去掌握和了解全人類共同的、普世的價值觀,并發自內心地尊重每一個異質的文明。
    學術研究的國際化總是要由具體的機構、具體的人去承擔的,因此,學術機構和學者群體自身的本土意識同樣是至關重要的。臺灣的林懷民先生,也是我很景仰的《云門舞集》的創始人與掌門人。他在國外演出時,曾經將其代表作之一的《家庭合唱》改成英文,后來又改回了國語。他說:尊嚴比被理解更重要。事實上,絕對是世界文化經典的歌劇《茶花女》走遍世界也是一直在用法語演出。所以說,當我們走向世界的時候,一定要把尊嚴與自信放在第一位。當然,尊嚴不是死要面子,自信也不是盲目自大,而是在對自己國家與民族的歷史高度認同、對本土問題負有高度責任感的基礎上,才能在國際交往中不卑不亢,真正做到內至于心,外化于形。
    學術研究離不開方法和工具,但是我們必須明白,工具理性是服務于價值理性的。無論提不提國際化發展,我們都一定要先弄清楚“研究為什么”的問題。就如同中國特色的旅游發展理論體系也要先回答“旅游發展為什么?”否則人民群眾不會認同,業界和政府也是不會認同的。常常在想,如果我們的學術研究,上成不了國策,幫助或者引導政府護國佑民;下不能在哪怕一個很小的空間尺度里實實在在地有益于父老兄弟的旅行福祉和生活品質的提升;也不能夠對年輕人言傳身教,而只是為了晉升學銜,為了一點個人的聲譽和利益而遷就、回應現有的所謂學術規范,搞填表式科研,我看這樣的學問不做也罷!
     事實上,一些境內學者在國際學術期刊上發表的論文,把那層語言和工具的外殼剝離以后,往往就是“給中國人說說外國事,給外國人說說中國事”之類的文字罷了。需要說明的是,歐美等發達國家的旅游學術界之所以接受這樣的文字,最根本的原因是所謂的“中國故事”在起作用。中國強大了,中國的旅游市場特別是出境旅游已經形成了明顯的市場力量,并開始影響世界旅游經濟的宏觀走勢。在這樣的情境下,世界需要了解中國在想什么,在做什么,將來可能發展成什么。然而,我們發表文章的專家學者卻往往意識不到這一點。很多時候,我們在境外受到的禮遇并不是我們的學問真正做到了國際水平,更不是我們會說一口流利的英語,或者會按照國際學術范式去寫作,而是我們的背后站著一個日漸強盛的中國,一個越來越對國際旅游經濟繁榮與發展發揮影響力的中國。其實,國內旅游產業界對我們的認可也可以作如是觀:真的是我們寫的那幾篇文章,說的那幾句話真有那么了不起?我看不是吧。是企業型態和商業模式,特別是產業組織演化到一定階段以后,旅游領域的企業家和經理人需要在非商業領域有他們的學術代言人,當然也有意義闡釋者和方向引領者的含義在里面。再往深了看,依然是人民大眾日益增長且不斷變化的旅游需求在對產業演化和學術創新在起作用,這是影響旅游經濟和學術研究的宏觀基本面。做旅游領域的學問,無論是在國內成長,還是國際化發展,不要離開這個基本面,事實上也離不開這個基本面,那就是人民群眾的需求、產業的需求、政府的需求。
    強調價值取向與本土意識,并不排斥國際通行的研究工具與研究方法,比如英語的聽說讀寫能力,比如定量研究方法,比如國際主流學術期刊的研究與寫作范式。只不過要清楚體用之間的應有關系。現在國際旅游學術界的主流話語權還在歐美的學術圈子里,如果我們連他們的游戲規則都不了解,又怎么去參與并成長呢?熟練掌握一些國際通行的學術范式和研究方法,至少可以讓中國的旅游學者,特別是年輕一代的旅游學者在國際范圍內成長得更快一些。
    無論是本土意識的積淀,還是國際視野的養成,都決不是一代學人就可以完成的,而是需要一代又一代的學者為了這樣的目標持續努力,持續奮斗。有的人會為歷史記下來,成為國際旅游學術星系中的恒星或行星,更多的人則只是默默無聞地走入歷史的深處,他們都是學術薪火相傳之路上的傳承者。只要來過,奮斗過,都會成為人類文明演化進程中的溫暖記憶。借用《金剛經》的語義,他們不在了,但懷念一直在。我們這一代人需要做的,就是始終秉持主流的價值取向,竭盡自己的才情與努力繼續前行。
    二、發展導向上要強調經驗分享,更要強調共同參與、共同承擔
    當前的國際旅游學術正在從單一的西方范式轉向更為廣泛的多元主體參與、交流與合作。從發展趨勢來看,我感覺有一些變化值得關注:
    一是學者通過在學術期刊上發表的論文及其譯文的間接交流,轉向學術論文、論著、研究報告等傳統形式為主,國際會議(包括學術與非學術類)項目合作、在線交流等新媒介為輔,全方位、多類型的交流與合作。當今各個國家和地區都在搞國際會議和在線交流,但學術交流只是表現形式,歸根到底,只有我們的旅游產業和學術研究水平真正強大起來,更多的交流才能走向深層次的互動。
    二是個體為主的自發合作轉向團隊、機構、甚至是政府間的合作。學術研究承載了政府意志,開始具有一定程度的國家戰略色彩。我們注意到,美國旅行協會、韓國文化觀光研究院、澳大利亞旅游研究院等國家級旅游研究機構和行業組織對所屬國家的政府決策持有較強的話語權,可以影響政府決策,甚至直接表達國家發展戰略,這一點在市場經濟主導的國家和地區表現尤為明顯。    
    三是經同產業融合以及政府間和非政府間的戰略與策略合作,共同推進旅游教育的發展和人才培養。信息技術對傳統旅游業態的革新,還有全球氣候變化、生態壓力、利益相關者的訴求、可持續發展等,都在對當代國際旅游發展提出了更為緊迫的現實要求。過去的學者只需要在象牙塔里搞學術研究,現在不行了,除了書齋里的思辨,還需要關注需求和業態的新變化。盡管很多變化和提法還處于概念層次。但是“風起于青萍之末”,對于學術研究工作者而言,一定要有敏感性和前瞻能力,這也是學術研究的基本功?;竟υ盜?,才能談創新性研究。我們還要看到這些新的變化使得政府對學術界的需求、學術界對政府的決策影響力越來越強。
    四是中國與世界的關系正在從單向的輸入走向雙向的互動,將來還將走向共同推動、共享繁榮、合作共贏。日益增長的中國旅游市場,特別是出境旅游市場正在推動著我們從相對封閉的學術話語體系不斷向國外延伸。越來越多的中國旅游學者站在了國際講壇上,分享中國在包括SARS、北京奧運會、汶川大地震、國際金融?;壤肥逼詰撓Χ躍楹徒牘藝鉸蘊逑檔睦煩刪?,特別是國務院41號文件的發布在國際上反響很大。但是我們也要客觀地看到:經驗的分享進一步凸顯了學術內涵和理論創新的不足,學者用符合國際學術范式的話語形式進行經驗研究和模式分析,還處于剛剛起步的階段。只有形成扎實的理論基礎和可以共同交流的學術話語體系,才有可能傳播有助于全球旅游產業共同繁榮的發展經驗,進而與國際同行一道,共同構建具有普世意義的科學價值。
    現代意義上的旅游業早在30年前就以開放與融合的姿態與國際社會天然地聯系在一起,中國的旅游學術研究也是從導入發達國家的理論體系和實踐經驗起步,同時也是與中國的旅游產業實踐共同成長的。1980年代初期,無論是基本概念,還是學術框架;無論大學教科書,還是業界培訓材料;無論是專家學者,還是經理人員,中國都是向歐美國家全方位學習。到目前為止,中國旅游學術的研究范式、評價體系和價值取向,應當說基本上都是國外,主要是歐美發達國家的學術話語權體系。隨著中國旅游產業的發展,特別是1990年代中后期國內旅游的興起和21世紀以來出境旅游的高速增長,加上高等教育和科研機構的共同推動,一批掌握了當代學術規范,同時具有本土意識的旅游學者開始嘗試以國際視野建構具有中國特色的旅游學術體系。如果說經過30年的發展,中國旅游市場和旅游產業已經對世界產生了舉足輕重的影響,那么,今天的中國旅游學術研究也理應對國際旅游學術的繁榮與發展承擔自己的責任,做出自己的貢獻??凸鄣慕?,由于研究主題、研究方法的不同,加上語言文字影響力方面的限制,中國的旅游學術研究盡管在產業實踐和高等教育領域取得了若干可圈可點的成績,但是客觀地講還沒有真正融入國際主流學術體系。
    在國際化成長的戰略體系中,我們有長期的價值取向,也有階段性的學術訴求。中國旅游學術界不必隱藏自己的價值取向和學術立場,更無需避諱自己的現實訴求。    
    首先是要與世界分享中國旅游發展的經驗,傳遞中國的聲音,包括學術界、產業界和政府的聲音。告訴世界一個真實的中國:一個躍居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卻又發展極不均衡的中國;一個致力于文化復興、和平崛起卻又不完全被國際社會所理解的中國。要有數據、有案例、有邏輯,更要有深刻的思想,不能只是簡單地以現有的模型套用幾個中國的數據,或是用外語把中國的故事簡單地介紹出去。一定要清醒地把握國際化與本土意識之間辯證統一的關系,如果不能深刻地理解中國的歷史文化和現實國情,不能科學地把握產業發展走勢,旅游學術是不可能真正走向世界的。
    其次,要致力于構建一個基于不同文明演化多元化成長國際旅游學術生態圈。現在國際學術界的主流價值觀、學術范式、學術組織和學術精英對包括中國在內的發展中國家的教學研究和產業指導還都是以西方價值觀為中心的。從中國的立場來看,處于發展中的中國和其他國家的不同點正在顯現出來,也迫切需要學術界給予關注和解釋。希望當代旅游學人把發展中國家的經驗案例和研究立場帶到國際上去,我們要推動建立一個包含中國元素、充滿生機和活力,不同地域、不同文明、不同價值取向學者共存共榮的多元化學術環境。    
    第三,倡導旅游學術研究服務產業實踐、為人類文明發展做出旅游學人應有的貢獻。旅游學者有責任,也有能力與業界和政府一道,共同推動全人類的旅游權利的徹底實現,讓每一個人都能夠在大地上,將來在更大的空間和范圍內更加自由、更有尊嚴地行走。在當代學術分工體系中,理論研究事實上也正逐漸產業化了。很多時候,學術研究變成了可以量化的職業,等而下之的則是混口飯吃,越來越少而不是越來越多的學者把學問作為事業去畢生追求了。不獨中國,其它國家也是如此。在微觀層面上的學術成果更加精致、更加符合學科或者科學范式的同時,內在的思想和情懷卻被有意無意地遮蔽了。如果說在旅游學術研究領域也有國際主義的話,我看中國的旅游學人是可以在價值觀與學術思想上對此做出貢獻,并持續與世界對話的。相對市場和行政的力量而言,那些隱于思想深處的人類基本權利更加重要,也更為長久。這也是我們配合起草旅游法、研究“十二五旅游發展規劃”、制定國民休閑綱要、開展旅游經濟預警和全國游客滿意度調查等項工作中所堅持的學術立場。向東看、向西走,包括旅游學術在內的人類文明演化最終一定是多元主體、多種力量的結果。我們要有這樣的眼光、這樣的胸懷、這樣的氣度,通過旅游領域的學術研究為全人類的文明演化做出中國旅游學人的貢獻。
    國際化不僅是向發達國家或者說西方國家看齊,還要幫助亞洲、非洲、拉丁美洲等發展中國家的同仁一道參與國際旅游學術繁榮與發展的進程。這種幫助是天然平等的,千萬不要弄成學術領域的沙文主義。現在世界其它國家和地區的留學生來中國學習和研究的人員越來越多了。我看過一些他們的論文,就是用英語和西方的學術范式寫了寫他們國家的旅游發展案例。這樣的話,為何要來中國呢?直接在本國學習或者到歐美留學不就可以了嗎?要給他們共同價值體系之外的中國視角?;褂?,在對其它國家和地區的旅游發展做項目咨詢和發展建議時,一定要結合所在國家和地區的國情、區情和旅情,不要想當然地頤指氣使。很多時候,已所不欲勿施于人,甚至己所欲,也不一定要施于人。  
     在上述原則的指導下,我們還需要對中國旅游學術國際化的目標、路徑與方法做進一步的思考和作為。
    自覺融入并服務于國家旅游發展戰略。隨著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的旅游發展從入境旅游市場為主到三大市場協調發展,中美省州旅游局長對話會、中日韓旅游部長會、海峽兩岸“小兩會”、中國-東盟旅游合作論壇等,這些政府和產業層面的交流與合作已經為中國旅游學術研究的國際交流提供了良好的機遇,搭建很好的平臺,我們要在了解和掌握的基礎上積極主動地用好這些平臺和機遇。通過學術交流渠道去傳播中國的聲音,自覺服務于旅游領域的國家戰略。
    自覺服務于旅游企業“走出去”的發展要求。世界旅游強國的目標天然包括具有國際競爭力的旅游企業。拋開鋼鐵、電力、航空、地產等業務整合因素,我們還沒有資產和營收能夠排到世界500強,或者具有國際影響力的旅游企業。旅游企業進行跨國經營的基礎理論和政策設計,包括跨國經營的影響或者限制因素有哪些?哪些國外先進的商業模式可供中國旅游企業借鑒?中國旅游企業“走出去”的地區、市場和業態選擇是什么?如何與國際資本市場和技術市場相結合?恐怕都是需要旅游學術研究機構和旅游學者扎扎實實深入到產業實踐中去求解,否則就談不上學術引領產業發展。    
    自覺服務于中國公民出境旅游的權利彰顯與權益?;?。法國老佛爺購物歧視、菲律賓人質?;?、美國公路翻車、日本右翼襲擊旅游巴士,還有港澳臺地區的游客與導游沖突,都在表明中國游客在境外的旅游權益?;ず腿松戇踩丫晌蝗鶯鍪擁南質滴侍?。中國的旅游學術界有責任提出議題,向主要旅游目的地國家和地區政府提出簽證簡化、中文接待環境、安保與品質提升等方面的要求,并為政府決策和業界作為提供理論支撐。    
    自覺服務于人類在更大范圍更加自由地行走的旅游宗旨。我們要從歷史的高度和更加宏大的視野倡導并踐行讓人類在大地上更加自由行走的理念與目標,努力消除服務貿易?;?、移民政策限制、區域歧視等一切不合理的制度安排。這需要我們一代又一代的旅游學人整合經濟學、管理學、地理學、社會學、人類學等眾多基礎性學科的解釋框架,為政府和業界提供更有說服力的思想成果。這是中國旅游學術國際化的大格局、大戰略,我們不能以純粹的學術研究的名義去逃避責任,也不能陷入繁瑣的實證主義范式不能自拔。我們既不需要嘩眾取寵,也不需要一味爭取商業利益,而是要為一個更為宏大的目標服務。
     三、統一思想,率先踐行,努力把研究院建設成為中國旅游學術國際化成長的典范
    建院伊始,我們就確立了“政府智庫、業界智囊、學術高地”的發展目標。這三個目標,我看只是階段性的,從長期來看是需要揚棄的。要從國際視野,從文明演化的高度對我們的使命進行再思考,并以此構建研究院的人文底蘊與學術價值。“為了人類在更大的范圍內更加自由、更有尊嚴地行走”,可不可以成為新的目標???實際上也是遵循我們在國內旅游領域提倡的“更多的國民參與、更高的品質分享”理論在世界范圍內的自然延伸。現在國際范圍內還存在很多人為的障礙,影響人們的自由行走。所以要加強區域旅游合作的研究,雙邊和多邊合作的研究,像東盟、東北亞、中歐、中美、中澳的合作,像倡導從ADS到“個人游”,再到“自由行”,還有直接援助非洲、拉美的一些項目,都不能簡單地視之為科研任務和國際項目,而是要從推進國際旅游繁榮與發展,保障人類在大地上更加自由、更有尊嚴行走這個高度上去思考問題,去做好各項工作。去年我分別會見了歐盟、希臘、阿根廷的旅游部長、意大利的大使,還和來訪的歐盟副主席塔亞尼先生交換過類似的意見與建議,應當說今年的一些舉措也是在此基礎上推進的。當然,我們還需要時刻自我提醒的是:不管我們在多大程度上影響了決策,我們始終是一家學術機構。我們的重點在于通過學術的力量推動政府決策、在于評價政策效應所形成的產業話語權。我們所說的每一句話、所寫的每一篇文章,所表達的每一個觀點都應當是理性思考的結果,一旦決策進入工作層面,就不是我們唱主角了。歷史是人民群眾創造的,是合力推動的。這一點,同志們務必永遠牢記。    
    我們今天提出國際化的戰略,是一種學術視野,是長期的戰略方向,決不是說馬上就要實現。就如同學科建設和人才發展綱要,可以定路線圖,不必定時間表。我們要清醒地認識到中國與發達國家的旅游學術研究水平和國際影響力的差距,要有現實的緊迫感和自覺的責任感??墑薔霾荒苡薪孤歉?,不能把自己弄得手足無措,亂了陣腳。從客觀規律上說,像我們這樣的政府智庫,要想真正地走向國際,在人類文明演化的進程中貢獻我們的學術思想,固然與我們的學術能力有關,更與我國旅游產業的總體演化水平,甚至整個國家的經濟社會發展實力有關系。國際化是一個漫長的歷史進程,理念和方向明晰后,行動上要一步一步地來,慢不行,更急不得。國內的產業服務和學術引導還沒有做好,就想做世界產業領袖、學術領袖,我看只能是空中樓閣。
    對于一流的學術機構和政府智庫而言,平等、開放、包容,應當是國際化戰略的理念基礎和價值取向。我們的國際化戰略,不會也可不可能是全盤西化,而是要加強與世界上旅游領域及相關有代表性的科研機構、高等院校及產業咨詢機構的交流與溝通。通過對話、交流與合作,形成學科建設和人才培養的良性互動,與政府和產業界共同推動旅游事業的繁榮與發展。    
    在研究院的國際化戰略實施過程中,我們要重點關注各級各類國際旅游組織、官方機構、行業協會、大型商業機構、非政府組織,包括UNWTO, PATA, WTTC, OECD, UNESCO, WWF, FAO等等,通過研究它們的動態,發布的信息和研究報告了解國際旅游業發展動態。要推動研究院與相關機構建立更加緊密的聯系,建立交流和訪問機制,特別是學者之間的交流。在交流中交換思想,展示中國旅游學術研究形象,發出中國的聲音。要積極參與國際旅游學術領域的合作研究,要提出基于中國立場的新觀點和新思想。   
    國際組織和青年學生是國際化的兩個重要方面?;嵋?、論壇、訪學,都是可以探索的交流形式。不能急,需要時間去推動。派員參與國際組織和學術機構的活動,召開國際旅游學術研討會,倡導并參與政府間的發展論壇,與國際性組織合作推動可持續旅游發展,等等,都是可以探討的方式與途徑。我們還有很多工作局面需要逐一去打開,同時也需要把更多的年輕學者推到臺前,讓更多的青年學生在國際上活躍起來,這是我們作為國家級研究機構所應盡的責任。    
    一起走過了三年的時光,一起經歷了困難與挫折,一起分享了成就與喜悅。在今后的日子里,我依然愿意與同志們一道以自己微薄的才情和畢生的努力,將研究院的國際舞臺越做越大。通過我們在國際旅游學術界的聲音,讓更多的國外同行了解中國旅游學術界的研究成果和理論進展。在更遠的未來,中外旅游學術界可以開展更高層次、更大范圍的學術交流,并經由學術領域的交流與合作進一步推動國際旅游業界的戰略互動,共同促進旅游經濟的繁榮發展,共同促進人類旅游與旅行福祉的持續提升!

相關新聞

梦迷解图七星彩梦册 | 網站地圖

版權所有:中國旅游研究院 網站管理:國家旅游局信息中心 京ICP備11009676號
管理員郵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