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4日七星彩:戴斌在紀念建黨92周年暨“專業能力與社會服務”專題研討會上的講話 - 梦迷解图七星彩梦册
梦迷解图七星彩梦册 > 院務公開 > 領導講話 > 戴斌在紀念建黨92周年暨“專業能力與社會服務”專題研討會上的講話
戴斌在紀念建黨92周年暨“專業能力與社會服務”專題研討會上的講話
    2013-7-18 11:30:23     字號:[    ]
2013年7月13日,戴斌在紀念建黨92周年暨“專業能力與社會服務”專題研討會上的講話,全文如下:

在社會服務的現實中堅守學術理想
同志們,
     “專業能力與社會服務”這兩個關鍵詞是2012年的秋冬之際想出來的,既是對研究院的學科、人才、國際化和學術成果等建設成果的深化,也是對包括分院和基地在內的旅游學術共同體下一步戰略方向的思考。希望通過院外設研究機構年度工作會、中國旅游科學年會和內部人員的共同思考,自覺傳承中國知識分子經世濟民的歷史傳統,主動承擔國民旅游福祉和旅游產業活力提升的當代使命,積極創新并傳播當代中國的旅游話語體系。在闡述“專業能力和社會服務”的內涵、目標和路徑之前,我想先談一談自己為什么要選擇這個主題。
     一、社會服務的源起,或者為什么要在建院五周年的時候思考社會服務?
     研究院成立迄今,盡管我們沒有從大學挖過一個“角”,但是每一位在研究崗位工作的博士都是大學和高等研究機構培養出來的,都有太多的大學情結――大學校長的夢想我現在還做著呢。說到大學,就不能不談到其三大職能:人才培養、科學研究和社會服務。在經濟發展和社會轉型的過程中,在今天的現實社會中,大學的社會服務,特別是以思想文化去影響社會的特征越來越不明顯了。記得北京大學錢理群教授曾經在《理想大學》專題研討會上說,“我們的一些大學,包括北京大學,正在培養一些´精致的利己主義者´,他們高智商,世俗,老到,善于表演,懂得配合,更善于利用體制達到自己的目的。這種人一旦掌握權力,比一般的貪官污吏危害更大”??贍苡腥嘶崴?,那么多的大學在開發科技園區、辦公司,那么多的大學教授在做橫向課題,辦公司做董事長、總經理,不也是在從事社會服務嗎?肯定不是!嚴格地講,那是大學和教授群體與社會之間的商業交換或者說市場交易,而不是社會服務,更談不上自覺的歷史意識。
     春節期間,我的學術活動是圍繞“序言”度過的。先是為東北財經大學的謝彥君教授的學術論文集以書信的形式寫了一個序,接著是中山大學的保繼剛教授為自己的第二部學術隨筆集《天下》寫了《心中一個戀人,外面一個世界》的序言,再就是為華僑大學的青年學者謝朝武博士所著旅游安全的學術著作寫下了《產業要求與學術自覺》的感言。之所以在幾無空隙的日程中寫下如許文字,就是因為心里很是向往民國初年那一代學者群體的工作、生活和詩文唱合的歷史記憶。胡適、梅貽琦、張伯苓、陶行知、陳寅恪......那群人百年之后還可以稱之為“先生”、更可以為一個時代之斯文者,放眼當下,尚余幾人?終有一天我們也會走入歷史的,后人會如何評價我們這一代旅游學人呢?這是我一直深思的大問題。總覺得后人不僅會評價我們的學術成果,也會評價我們對社會的貢獻,還會有我們彼此的閱歷與交往。研究院雖然沒有教育體制內人才培養的任務,但是應該有傳承真正大學精神之自覺,理當以旅游,以社會,以天下為學術服務之己任。
     回顧過去的五年發展歷程,研究院從成立的那一天起就開始了社會服務工作。我們是一家由中央政府批準設立,并獲得國家財政資助和國家旅游局行政支持的旅游專業研究機構,服務產業、報效國家是我們的學術理想,更是我們的應盡之職責。由是出發,“政府智庫”被置于建院宗旨表述的首要位置。這里所說的政府包括國家旅游局為代表的中央政府,以及各級地方人民政府。在憲法、法律和行政的框架下,它們代表著國家和人民,為它們服務就是在為國家和人民服務。更為現實而言,政府又是由具體部、司、處、科等內設機構的領導干部和公務員組成的,這也是為什么對于國家旅游局交辦的任務,不管是研究項目,還是工作任務,甚至是講話稿這樣具有中國特色的具體任務,我總是身體力行并要求同志們全力以赴地高效完成。說實話,有時候我們完成的研究成果和文字材料,政府和領導并不一定都會采納。記得年初某次與國家旅游局主要領導交換意見,他說:自從研究院成立以來,不見得你的每份報告和建議都采納,但是每有大事我都是征求你的意見的。對此,我完全理解并認為這是新時期官學兩界良性互動的理想狀態:科學研究和學術建構是“求真”的過程,而政治與行政則是以“求善”為導向的,是綜合考量各方面利益訴求和現實約束條件的結果。所以不管現在和將來采納不采納,我們都要盡心盡力地以自己的專業能力做好為政府服務的工作,這是研究院社會服務的主要平臺,也是首要任務。
     在盡心竭智、盡忠報國的過程中,有沒有委屈呢?肯定是有的啊!從屈原、司馬遷、到岳飛、袁崇煥,哪個沒有委屈?你們去看岳飛手書的《滿江紅》,“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云和月”,沒有曠世的才能、滿腔的忠誠和持續加身的誤解與憤懣,是不可能寫出來這樣詞句來的。不怕有委屈,關鍵是如何對待委屈。是在向逝去的青春致敬以后逐流而去,是“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云”,過閑云野鶴般的生活去也,還是“洛陽親友如相問,一片冰心在玉壺”,有怨無悔地堅守并建構自己的理想世界呢?對于多數人我們不應苛求,只要不違法,尊老愛幼、相夫教子,踏踏實實地過好自己的日子,也不錯的,畢竟理想和倫理從來都是針對少數人的自覺行為的。對于學術共同體來說,則需要有更高的要求,也需要為大家尋找支持我們堅守理想的信仰和支撐?;氐鉸糜窩芯可俠?,如果我們只是滿足于機構的自身成長和社會影響力的擴大,只是滿足于科學研究過程的邏輯自洽,甚至只是以學術研究為平臺去追求一己之功名,那么無論如何是走不遠的。必須樹立這樣的信念:知識分子要為政府服務,也要為更加廣義的國家和社會大眾服務。科學研究和社會擔當要為當下服務,更要為歷史和未來服務。沒有如此的信念認同,就會在前行的道路上動搖,就可能為特定的利益集團所捕獲,甚至為了保全自己的一點點利益而放棄理想與信念。
     值得閱讀的民國人物不僅有梅貽琦這樣的教育家,傅斯年這樣的學術領導者,還有孫立人等愛國抗日名將。從傳記材料可以知道,在孫立人將軍訓練稅警總團期間,宋子文待他和團隊是很不錯的,甚至動用財政資源為他裝備了可以比肩正規軍精銳部隊的四個整建制的團。松滬會戰期間,將軍血染沙場,如果不是宋子文的全力救助,早就死了。盡管如此,他還是很苦悶,直到數次向最高統帥部請纓,如愿把稅警總團拆散整編為中國遠征軍的一個師,才算是打開了心結。在將軍的心中,他是為國家訓練精英,而不是為達官貴人看家護院的。只有沙場才是他的歸宿,哪怕是捐軀了,也是為了保家衛國。也因如此,哪怕成了國民黨歷史上“第二個張學良”,也有怨無悔。之所以跟同志們聊這些看起來似乎離研究院的業務工作很遠的歷史,是因為內心深處總有著揮之不去的憂慮:如果沒有思想的認同和團隊的自覺堅守,僅靠少數人的努力,一旦外部環境和內部要素發生變化——大到政府職能轉變、事業單位改革,小到領導層的人事變動——剛滿五歲才初具雛型的學術共同體能夠跳出延安時期民主人士向中國共產黨發出的“黃炎培之問”嗎?因此,我們的事業導向必須建立在理想和信念的認同上,而不是具體的人身依附關系上。我們的服務對象必須面向最大多數的游客和最大多數的旅游從業人員,而不是狹義的政府部門。就自己而言,固然認同政府是代表國家和社會的,但是國家和社會又不完全是政府,更不完全是政府部門內部具體的公務人員。我們的生存和發展條件必須建立在機構的科研基礎完善和研究團隊的專業能力持續提升上,而不是某個人在某些階段對你的青眼有加。
     二、社會服務的目標,或者說我們需要什么樣的社會服務?
     大的方向是我們的建院宗旨,是“服務產業、報效國家”的建院理想,也是需要全體同志長期堅持的大方面。現階段的目標則是:不斷提高研究團隊的專業能力,為國民旅游福祉的提升,團結學術共同體的全部力量,與國內外的政治、商業和媒體力量一道,為國家旅游產業的強盛進行富有建設性的批評與建言獻策,并在具體的社會實踐中身體力行之。我們還要積極參與到國際旅游話語體系的建設中去,為了人類在大地上更加自由、更有尊嚴地行走而努力,特別是要以中國的學術思想為世界旅游發展理論的演化與進步做出更多的貢獻。
     我們不能僅僅滿足于純粹的理論思辨,而是要積極參與產業活動和社會實踐,主動在當代旅游實踐中對自己提出的觀點、所建構的理論進行全方位和多層次的檢驗??蒲У牟糠忠矣詡岢?,對于不完善甚至錯誤的部分也勇于承認,甚至否定自己。在這方面,我看也不妨充分借鑒古代的書院、現代的大學和當代的智庫建設與運作中的有效做法。比如中國歷史上有學術傳承、社會宣傳和人才培育為一體的岳麓書院,也有直接參預政治社會,“莫道書生空議論,頭顱擲處血斑斑”的東林書院。比如日本依托財團創辦的三菱綜合研究所、野村證券研究所等民間著名的松下集團,旗下有一個“政經塾”,除了傳統的智庫做法外,面向全社會招收具有戰略素養的學員,然后專門對每個人進行系統的政治、軍事、經濟、外交、哲學、歷史訓練,甚至包括軍事訓練,然后將這些文武雙全的戰略人才送入日本政界、商界和軍界,包括野田佳彥、前原誠司以及數十位議員都有在“政經塾”的背景。 從世界范圍來看,先是美國,再是日本,現在包括歐洲,都努力建設基金會資助的戰略智庫,有的直接在大型企業中設立。典型的作法是美國由福特基金會資助組建的蘭德公司,基于價值中立的專業研究,向社會各界提供政治、軍事和財經方面的戰略建議。他們的地位是奠定在“中國將出兵朝鮮”、蘇聯衛星發射、中美建交、古巴導彈?;?、美國經濟大蕭條和德國統一等重大事件的成功預測,并接受了軍事、經濟、政治和社會的實踐檢驗。當然,這些預測和報告有失誤的可能性,可是決不允許有失誤或者失敗的風險就躲起來。如果我們只想著學術小圈子里相互映證、欣賞的吹捧,而不愿意或者不敢于去接受實踐的檢驗,那么理論和學術就永遠是軟弱無力的擺設。
     我們不能僅僅滿足于語言文字層面的批評快感,而是要著力于科研理性的建構和學術思想的形成。當今世界,國家與國家之間的競爭更多表現為產業之間的競爭,而支撐產業競爭的除了經濟、技術和人才之外,還有思想競爭,文化競爭和心理競爭。歐美發達國家的學術群體除了自身的學術成長外,同樣在關注社會發展和產業演化的熱點和難點問題,特別是在一些事關國家優勢和戰略利益的問題上積極建言獻策?;毓巳嗄甑穆糜尾搗⒄購脫醭沙さ睦?,固然在專業教育框架和科研方法引進,發展經驗、管理模式介紹和商業導向的旅游規劃領域積累了若干可圈可點的成果,但是原創性的旅游思想和發展理念有幾個出自于中國的旅游學者群體?說得極端一些,很多成果不過是西方發達國家學術思想的“經注”和既有理論的驗證罷了。近年來,更多的教育研究機構和專家學者試圖走出自己的一畝三分地,與政府和業界溝通與互動。由于長期的隔離,研、學、產、官、媒之間的信息掌控、對話平臺甚至話語方式都是不對稱的,很容易形成各說各話的局面。怎么辦?我看簡單的相互指責、情結宣泄和嬉笑怒罵固然不可取,利用微博、微信等社交網絡說一些“撓癢癢”的話,然后挾“(網)民意”以自重,更有濫用知識公器和精英優勢之嫌疑。已經進入大眾旅游發展初級階段的中國,迫切需要與之相適應的發展理論和學術思想,而理論與思想只能在服務社會以及與產業同行的過程中形成、演化并完善之。
     我們不能僅僅滿足于社會知名度的提升,還要在國家旅游局的領導下,獨立自主地開展對地方旅游發展和旅游產業實踐創新的指導工作。由于過去五年同志們的扎實努力和包括中央電視臺、新華社、人民日報、中央人民廣播電臺等中央媒體的宣傳報道,研究院的產業影響力和社會知名度一直在穩步提升。我們有理由為此而自豪,也更應當把它作為研究院前行的服務產業實踐的現實動力。一家機構來到這個世界上,隨便說些什么都是新的,當然再說的有道理,就更有人聽了??墑俏頤潛暇故且患矣滌卸懶⒎ㄈ俗矢竦氖亂檔ノ?,不是國家旅游局的新聞發言人,也不能只做一個解釋者,必須也應當以自己的專業能力開展社會服務特別是對旅游產業發展的指導工作。
     說到知名度與專業貢獻的關系,我想把目光投向歷史深處那些溫暖當代也燭照歷史的人物供同志們參考。比如同樣是對社會做出很大貢獻并享有較高知名度的愛因斯坦和卓別林,我更愿意選擇愛因斯坦作為青年學人成長的目標。雖然沒有幾個人能真正明白他的相對論到底是什么,但是他開創了物理學的新時代。袁隆平,中國的院士那么多,為什么從政府到民間惟獨對他那么認同?因為他的研究目標是高尚的——種出更多的糧食,讓人類得以擺脫饑餓;也因為他的研究實踐是在田野而非在書齋和實驗室中做出的,是很辛苦,但是由于腳踏實地而任何時候都顯得有地氣,也有底氣。梅蘭芳,從不為取悅觀眾唱什么粉兒戲,而是堅持自己的戲劇天賦和經由后天努力而來的深厚功底,就那么優雅地高調著,那么坦城地張揚著,最終贏得了觀眾的認可,并為歷史所銘記。
     如果把社會服務作為研究院的價值取向,那么在遂行之前,有必要梳理和分析我國的社會服務的現狀,以做到知己知彼,揚長避短。
     先來看官方智庫,以旅游為重點方向或者主要業務的機構不多,主要是國務院研究室、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中國社會科學院財經戰略研究院(中國社會科學院旅游研究中心)、中國科學院地理研究所,還有各大部委直屬的研究機構偶爾會涉及到這一塊。盡管有少量的知名學者,但是總體上沒有形成機構的影響力,基本上談不上什么基礎工程和學術積淀,省級和副省級以上人民政府的同類機構也大體如此。它們的優勢在于所依托政府或者部門有“實權”,包括行政資源和學術資源的分配權,也包括研究成果的政策轉化渠道,還有它們成立時間相對較長,積聚了一些優秀的專業人才。官方智庫的劣勢則在于它們過于看重自己的官方背景和行政級別,加上內部復雜的人事關系和落后的科研管理體制,使得他們特別是那些優秀的學者沒有動力去服務社會,長此以往,也就沒有能力去服務了。當然,不排除少量的學者在社會上很活躍,也多是個體行為,與機構無關。
     民間智庫。第一類是依托大學設立的研究機構。比如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的旅游發展研究院、杭州大學(現已并入浙江大學)的飯店管理研究所等,一些專業院系也在做社會服務的工作。受高??蒲釁蘭芻頻撓跋?,拿基金課題、發表SSCI、CSSCI論文、參加學術研討會、評職稱、當個小學官,是青年學者成長的主流路徑,偶有社會服務做得好的,也是以商業利益為導向的。第二類是錦江國際研究中心、港中旅研究院這樣依托大型旅游企業的研究機構,剛剛起步,主要服務于特定企業的戰略戰術目標,獨立的研究能力尚在建設之中,更多是收集信息,做研究項目的組織,為高層決策起一些輔助工作。第三類是安信、招商、國海這樣的證券研究機構中的分析師。他們的激勵機制做得很好,類似于工程科學的研究,與生產力直接掛鉤。成果主要服務于投資機構,技術面很成熟,也積淀了豐厚的產業背景和廣泛的人脈資源,但是在前瞻性和戰略性方面很少有建樹,或者說他們也不鼓勵這方面的建樹。
     海外智庫,包括綜合性、專業性和商業性三類。從這幾年我們對外交流與合作的經驗來看,主要包括聯合國世界旅游組織(UNWTO)、美國旅行協會(USTA)、亞太旅游協會(PATA)、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無國界世界等國際組織和國家行業協會主導的市場預測和行業專題研究,韓國文化觀光研究院(KCTI)、澳大利亞旅游研究中心(TRA)為代表的政府主辦的專業研究機構,還有史密斯(STR)、優尼華盛(HVS)等商業性研究機構。發達國家的高校學者參與社會服務特別是政府智庫的行動很少有上升到所在機構的戰略層面的。
     從中央編辦界定的屬性看,我們是官方專業智庫,國家旅游局給我們的定位是二級下屬單位,從組織關系上講是這樣的。但是我們自己不能這么定位,我希望研究院將來要發展成為官方背景、獨立運作的旅游專業研究機構,逐步強化民間色彩和市場化運作機制,否則對外交往的空間和步驟都會受限。比如世界上那些著名的大學和研究機構,無論是國立的還是地方和民間舉辦的,都是一家獨立的機構,在董事會的領導下按組織章程運作。只有按這個目標發展,研究院才能有一個可持續發展的未來。中國和世界融合的趨勢越來越明顯,當代中國的旅游智庫和專業學者不應該在國際交流中缺位,要善于在對話中從不同學術體系中汲取思想,活躍學術?;毓斯サ奈迥?,我們沒有完全按照官辦智庫的模式發展,而是在獨立自主地開展社會服務方面進行廣泛的探索。選擇這條路走下來,在較短的時間里做了不少事情,快速積累了一些聲譽,確實不容易,也謝謝同志們的理解、認同與一起付出的努力。現在,我們有依托國內一流高校的十二家外設研究機構,將來還是要擴大的。與我們正式建立戰略合作關系的還有:成都、延安、昆明、廈門、黃山、中衛等城市,國家開發銀行、錦江、攜程、去哪兒、海航旅業等商業機構,旅游衛視等傳播機構,優尼華盛、NECSTour、阿根廷旅游推廣局、亞太旅游協會、環球藍聯、中國--東盟中心等國際組織。國際國內社會服務的架子是搭起來了,大的方向也是有的,憂慮的是如何務實地推進這些合作框架,特別是以我們的學術思想和專業能力引導這些機構與我們同行,共同實現我們的學術理想。如果不能從思想上引領,不能有效地搭建平臺,不能為他們提供有效的問題解決方案,即使有了合作協議,也會為別人所拋棄的。請同志們務必思考如何更加務實、更加有效地做好社會服務這一事關研究院可持續發展和青年學者成長的戰略主題。
     三、如何才能做好社會服務?需要理念的認同,更需要頭拱地,在實踐中堅守
     首先要有學術理想和堅定的信仰,并發自內心地認可之,實踐之。從目標到理想,再到信仰,越來越不容易,更難的則是自我認同和實踐的堅守。為什么同樣的話語,有的人說出來會感動別人,而且會在歷史上留下回聲? 就在于有的人是言為心聲,有的人則是為說而說,甚至自己不信,只是說給別人聽的。曾經多次被人在不同場合問過如何提高自己的演講技巧,一直都不知道如何回答這個問題。因為在自己的記憶中,每一次的演講都不過是自己已經做、正在做和將要做的,都不過是自己親手寫下的,更重要的是自己信仰的。離開理想和信仰這個根本,任何技巧都不是過眼煙云。理想和信仰從哪里來,從世界文明的共同成果而來,從中國幾千年的文化傳統而來,從小學到博士階段的學習研究而來,更是從取之不竭、用之不盡的社會實踐而來。
     要有憂患意識,關注旅游產業和社會發展的重大問題。著名畫家吳冠中曾經說過,“藝術只有兩條路,小路娛人娛己,大路震撼人心。一百個齊白石抵不上一個魯迅。”那些傳統觀念中的小眾藝術家當然有價值,他們從事文化創作,自己盡心盡力,別人怡心怡情,到拍賣市場上也能賣個好價錢,如此而已。魯迅是民族的脊梁,他特立獨行、天馬行空,“肩住黑暗的閘門,放更多的年輕人出去”,真正體現的是中國傳統知識分子的社會責任和擔當意識。對于學術群體也可以如是觀。傳統高校和研究機構的學者也寫論文,做演講,可他們中的絕大多數走的是一條“發表論文、評職稱、拿基金、獲聲譽”的道路,這些事情我們也是要做的,可是我們還有更高的理想和更務實的目標,“算平戎萬里,真儒事,君知否?”
     要階段性地關注旅游產業發展進程中的重大選題,也要在日常調查研究中真誠、熱情地去關心游客、員工和社區居民反映強烈的現實問題,而不是迷戀地從抽象的概念推理出解決中國旅游發展問題的方法。最近網絡上有個熱語,叫“你又裝外賓了”,調侃那些提不切實際解決方案的人。提解決中國社會問題的建議,卻對中國的現實一無所知,仿佛是對這個國家非常陌生毫無認知的“外賓”。這種浮躁的學風不應是我們所倡導的,學術界不是娛樂圈,學者也不是明星,不要為了吸引眼球搞那些語不驚人死不休的“標題黨”式的觀點。我們是受過理性專業訓練的學者,在具體的研究過程中,要本著務實的態度,提出對國家發展和旅游產業持續健康發展有建設性的政策建議。
     其次要有卓越的專業能力,這也是我們區別于人文學者,而是具有知識分子情懷的旅游專業學者的根本之所在。在職稱評審時,我曾經說過,獲得學士、碩士、博士學位只代表你學過了什么,助理研究員、副研究員和研究員則代表你為社會貢獻了什么。具體而言,到了副研究員的崗位上,你需要證明你已經具有穩定的學術方向和學術專長。而研究員呢?則需要你具有開拓學術領域和建設學術團隊的能力。這需要學者個人的努力,也需要組織的培養,科研部門就是要干這個活兒的。具體到業務層面,我們的服務對象主要有四大類:第一類是政府,包括中央政府、地方政府,特別是其旅游行政主管部門。政府的宏觀調控和微觀監管需要相應的預警、研判和對策研究,我們要會寫有用的策論和有針對性的專題調研報告,為政府的戰略決策和常規管理提供專業意見。為此,我們需要積累并優化政治、經濟、歷史、文化、社會等領域的專業知識,需要基于實驗室、觀測點、會商機制等平臺的計算能力,需要扎實的文字功底和口頭表達能力。第二類服務對象是產業,包括旅游市場走勢研判、旅游企業運行分析、企業集團中的旅游戰略決策、與旅游休閑需求相適應的業態創新。做好產業服務的前提是經濟、管理、財務、統計等學科的理論準備,以及對商業實踐的把握和了解,特別是后者,達不到一定功底,我們是無法與業界對話。別說服務了,就是去調研,別人最多也就是客氣而已。第三類服務對象是社會各界,包括教育、媒體、社區和游客。 在媒體合作方面,也要有服務的意識。無論是傳統的媒體還是網絡媒體,都是需要內容的。第四類服務對象是世界,包括其它國家和地區的政府、產業和社會。當代智庫一定要善于進行國際交流與合作。當代中國的旅游智庫和專業學者不應該在國際交流中缺位,要善于在對話中從不同學術體系中汲取思想,活躍學術氛圍。
     政治需要與時俱進的理論,商業文明發展到一定階段也需要其政治和學術、思想上的代言人,這些都是合理存在的。  無論是政治還是商業,對學術、思想和理論成果首先要求的是能夠論證其理念的合法性和決策的合理性,在此基礎上才是推動行政和商業實踐的創新。為什么我們從建院之初就提出了“1+8+X”的標志性成果體系?為什么從去年開始我們提出要加強具有中國特色的當代旅游發展理論建設,最大程度地凝聚社會各界發展旅游的共識?為什么我們不斷與創業者對話,與如家、七天、攜程、去哪兒、布丁們同行?  我們可以,也應當為政治和商業服務,但是決不能為特定的利益集團所俘獲。如同人生,在青年學者成長的過程中,有太多的兇險,也有太多的誘惑,盡管很多時候我們還是有驚無險地過來了。
     學術宣傳體系與專業推廣能力。人是社會關系的總和,媒體則是現代社會建構社會關系最為有效的手段。諸葛亮雖說“不求聞達于諸侯”,也還是利用民間的口口相傳,從而形成潛在的服務對象。劉備對他的能力期待,最終一篇《隆中對》三分天下。像研究院這樣的學術機構一定要努力建立平等互利的新型媒體關系,媒體需要權威、真實的內容,智庫需要廣泛的話語平臺。研究院與媒體之間是良性互動的合作關系,既不用害怕與媒體打交道,什么事都謹言慎語的,也不要總想法求著媒體給你發消息,動不動就給個車馬費,請個飯什么,把關系弄庸俗了。只要研究成果真的是前沿的,真的是產業和社會所需要的,媒體就一定會感興趣的,我對此有信心。在過去的五年中,我們與新華社、中央電視臺、人民日報、中央人民廣播電臺、中國國際廣播電臺、新華網、人民網、光明網等中央媒體,與搜狐網等新媒體,與中國旅游報、中國旅游網等行業媒體都建立了良好的合作機制,還建立了研究院官方的中英文網站和官方微博,研究人員的微博群也很活躍。它們既是研究院社會服務的對象,也是服務社會的平臺。在這方面,固然需要院領導系統思考和具體指導,需要專業的職能部門起支撐作用,也需要每一名研究人員的自覺行為。提出社會服務的目標和任務,意味著我們的學術成果就不能像傳統學者那樣寫給同行看的,而是要寫給包括旅游產業在內的社會各界看的,很多時候,也是要說給他們聽的。我一直反對說官話,也反對說“學話”。官話反映到文章中就是“黨八股”,動不動就“一個目標、兩個戰略、三個保障、四個支撐”排比下去,動不動就“必須做好那些應該做好的事情,可做可不做的事情不要去做”之類的車轱轆話,動不動就是“著力、強化、推動”之類的排比與對仗。這樣的“官話”現在連體制內的官員都不屑于說了,可是我們有的學者還在說得洋洋得意。學話反映到文章和演講中就是“學八股”。無論到哪里,面對什么人,都是從概念到原理、從假設到驗證、從國際到國內、從數據到結論,再到建議,恨不得把每一位官員、每一位企業家和經理人員都當作自己的學生,總希望天下所有的事情都按照自己所謂學術研究的調調去實施。結果呢?很可能是裝模作樣了半天,也還只是說了些常識的事情,對官員理政、企業經商、百姓生活毫無啟示。古語說,“到那座山,唱哪個歌”,從學術推廣上來講是有道理的。到了人家的山頭,還唱自己的歌,聽眾就不容易接受。這樣說并不是要求同志們越來越世故,旋律、節奏是別人的,甚至歌詞也是別人的,但是思想必須是自己,或者說必須要有自己的情懷、思想和學術觀點。“借他人之酒杯,澆自己心中之塊壘”,如是而已。
相關新聞

梦迷解图七星彩梦册 | 網站地圖

版權所有:中國旅游研究院 網站管理:國家旅游局信息中心 京ICP備11009676號
管理員郵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