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26七星彩开奖公告:戴斌在紀念建黨93周年暨學術思想研討會上的講話 - 梦迷解图七星彩梦册
梦迷解图七星彩梦册 > 院務公開 > 領導講話 > 戴斌在紀念建黨93周年暨學術思想研討會上的講話
戴斌在紀念建黨93周年暨學術思想研討會上的講話
    2014-7-16 11:31:00     字號:[    ]
2014年7月1日,戴斌在紀念建黨93周年暨學術思想研討會上的講話,全文如下:

一流智庫必須有一流的學術思想

    今年的全國旅游科學年會的總結發言,自己公開承認在學術探索和成長道路上曾經有過的多次迷思:戴上博士帽、破格評教授、業界的掌聲與認同、乃至做個什么學官,都會有瞬時的飄飄然,有一種“放眼天下,舍我其誰”的志得意滿。而更多的時候則是夜深人靜,在煙霧繚繞中對著滿屏的文字卻找不到學術價值與研究意義。年少時可以靠父母引導,求學時可以找老師談心,現在呢?已經是別人要找你來要目標、價值和意義的成年人了,就只能獨自在理論探索和產業實踐的耦合中去找尋與確認。應當說,很多專業學者和知識分子都會有類似的心路歷程。具體到研究院,我們是一家高級知識分子為主體,與政府和產業密切互動的旅游專業智庫,既要充分理解和肯定學者“忍不住”關懷現實政治的正當性與必要性,又要正視知識分子踏入公共話語空間和參與政治本身的極大風險性。在這個過程中,肯定會出現小有成就時的志得意滿,也會有偶爾挫折時的低落與徘徊,特別是面對日漸增長的商業力量和欲退還進的行政意志,做學問的“靜”、“凈”二氣隔三岔五地被沖擊和動搖。怎么辦???我看只有思想,或者說信仰才能夠讓我們在面對彼岸的終及追問時不至于進退失措。
    一、為什么思想是重要的?
    春秋以降,儒釋道互補構成了中國傳統思想的基本脈絡。五四運動以后,在救國救民的語境中,“賽先生(科學)”與“德先生(民主)”被引進來并試圖以此重構知識分子與社會的互動。在風云激蕩的百年歷史中,科學理性甚至是工具理性一直為主流意識形態所倡導,形成了科學院、工程院和研究型大學等組織制度,并通過論文發表、科研立項、學術評獎等日常知識生產過程進行不間斷的強化。相比較而言,無論是個體依托傳統的經史子集的思想探索,還是集體依托當代哲學社會科學的思想體系建設,則處于相對沉寂的狀態,更不用說思想形成過程中必不可少的科學、文學、藝術、宗教與社會現實和歷史進程的深層互動了。西方和中國數千年的文明演化歷史表明:科學發展到一定階段必然會成形成思想,而思想則是科技進步和學者成長,乃至整個文明演化過程中看不見、摸不著,又實實在在存在的動力和保障。我們很難想象沒有孔子、柏拉圖、伏爾泰、盧梭、康德、馬克思、康有為、梁啟超、胡適、魯迅......沒有他們的思想來滋養人類的心靈,歷史將會怎樣。我們承認理性,或者“純存在(Pure being)”的價值,作為現代科學追求的完全符合理想的標準,它建構了大套經得起嚴格科學手段檢驗的邏輯論證過程,極大失去了包括哲學社會科學的繁榮與發展。我們也要清醒地認識到,科學理性不同于理性主義,比如得承認自然、人與神之間界限的模糊,得承認科學的有限性,還得承認思想、藝術和情懷對社會進步和文明演化的不可替代性。
    縱觀今天的旅游領域,政府及其行業主管部門、產業界、教育和學術機構似乎各自有各自的圈子,互相之間就是有往來,也更多是規劃、培訓、會議等具體事項上有短期的交集,事實上并沒有形成有共識的話語體系。如何超越“誰說服誰”和“誰去統帥誰”的現實困境,而經由不斷尋求最大程度的思想公約數,共同提升當代旅游發展水平和思想境界,是學術和政商各界共同的責任。達到這一目標的進路可以堅持各自操作層面的硬核,相互博弈,相互吸引;也可放棄各個圏層當前所在的操作層面,各自沿著技術、制度、思想、情懷的路徑往上走,在更高的層面上說共性應當是更容易些吧。思想是發展理論和學術研究成長到一定階段的層面提升,也是溝通政商各界的對話平臺。在這個過程中,學者應當卻沒有擔當更大的責任。現在的旅游學術共同體有一種傾向,就是過于追求邏輯自洽,特別是形式上和表面上科學性。我國的旅游實踐走得是一條先入境再國內、先政府再市場、先高端再大眾化的非常規發展道路,近年來隨著業界開始回頭補課了,旅游發展理論和學術思想,是不是也在經歷著這么個過程呢?應當說是與實踐同步的。很長時間了,蘋果是有關蘋果的公式而不是蘋果本身,更遠離生長蘋果的水土環境和生態條件,很容易淪為概念繁殖概念,邏輯衍生邏輯,公式纏繞公式的封閉性游戲。結果就是蜘蛛俠的衣服是穿上了,人卻還是原來的那個普通的自己,更為悖論的是,在街頭上表演了半天才發現人家根本就不需要你這個蜘蛛俠!
    青年學者是學術共同體的未來,也是我們要下大力氣培養的。然而現有教育體系培養出來的博士、碩士,以及已經或者將要成為一線學者的教授和研究員,從公開發表的論文、著作、演講和報告來看,總讓人感覺其知識結構和閱歷積淀中,似乎文化傳統和學術思想的經典資源少了些,加上大大小小的圈子的局限,就很難具備開風氣之先的大師氣象。在自己的學術成長歷程中,曾經有幾套叢書起到了思想啟蒙和學術助力的作用,一是1980年代中期開始讀大學期間的商務版《漢譯名著》,二是1990年代中期讀研究生期間的上海三聯版《當代經濟文叢》,三是2006前后擔任高校領導期間各高校版的教育和學術名家的傳記,再加上一直以來中國傳統的文學、歷史和哲學書籍的閱讀,大體上構建了自己的思想脈絡和學術支撐。當然,對于作為專業的經濟學,也曾經在基本理論特別是微觀經濟學中的消費者行為理論和廠商理論方面下了一些功夫。與今年早春離世的申葆嘉先生那一代學人相比,我們的功底應當說是相對薄弱的??贍蓯淺沙す討械穆肪兌覽蛋?,每次面試研究人員、博士后候選人或者與青年學者談話時,我常?;崳?ldquo;你讀過哪些書?”,指的就是這些思想性的書籍,而不是《旅游學概論》、《旅行社管理》之類的教科書,不是什么《人性的弱點》、《帶上靈魂去旅行》之類的心靈雞湯,更不是什么《五分鐘贏得他人》之類的所謂勵志書。另外一個常問的題目是“你做過什么項目”,希望聽到的回答是思想原創性的學術研究,而不是發過幾篇論文,編過幾本教材,更不是做過哪幾個地方的旅游規劃。這么說并不是要用過來人的標準去要求正處于打拼的年輕旅游學人,而是用更高的標準去要求未來的旅游理論建設者和學術思想的領導者。沒有類似的自我期許和從嚴要求,我們前六年提出的學科建設、學術成果建設、國際合作、人才培養和社會服務等目標和規劃就只能是空想。
    系統提升研究院的學術水準和可持續發展能力,是我們思考學術思想建設最為直接的現實背景。自2009年第一次學科建設研討會上提出“1+8+X”的學術成果體系以來,動員全院和學術共同體的力量,并親力親為地推進之,到2013年8月份出版的景區發展研究報告,算是在數量上初步完成了這個目標。接下來的任務是如何鞏固和完善這一成果體系,更重要的是如何持續提升整個團隊的學術水準,如何提煉與大眾旅游發展實踐相適應的科學理論和旅游思想。到了這一步,說實話自己也沒有底,所以才把“專業能力與社會服務”作為去年的主題。實際上是想讓同志們融入社會實踐,在與產業和社會互動的過程中自我成長。從現在的情況看,只是把這個問題做了相對成體系的感性思考,在一定程度上解決了青年學者建構理論和形成思想的路徑問題。至于如何才能形成思想,形成什么樣的思想,才能無愧于當代旅游發展實踐對我們的要求,才能為未來的歷史留下些聲音,說實在話,自己也沒有成型的答案。
    二、什么是一流的學術思想?
    一流的學術思想具有偉大思想的共同特征,偉大思想則是在人類歷史上具有劃時代意義的,或者構成某一行業從無到有的理論基礎??鬃?、老子、釋迦牟尼、馬克思當然是偉大的思想家,他們是人類文明“元思想”和締造者。沒有亞當•斯密發表于1776年的《國富論》所倡導的“看不見的手”,很難想象會有現代自由市場經濟。沒有現代自由市場經濟,人類的物質生活水平就很難發展到目前的富裕程度。偉大的思想能夠讓讀者、聽眾和觀眾在接受的過程中感受到入世的情懷和邏輯的美感。當我們認真閱讀300多年前洛克的《政府論》、200多年前盧梭的《社會契約論》與孟德斯鳩的《論法的精神》、100多年前密爾的《代議制政府》與《論自由》等,特別是《資本論》、《共產黨宣言》、《家庭、私有制和國家的起源》馬克思主義的經典著作時,都會發現思想的光輝,為其無所不在的思想力量而震撼,為自內而外的邏輯的美而感動,這樣的思想是能夠經歷得起歷史檢驗的。
    一流的學術思想穿行在不同的學科范圍,卻不會受既有的學科邊界所局限;所有的方法和工具都可能被用于推動思想的萌芽與成型,而不是削足適履,讓思想去牽就方法和工具。自然科學、工程科學和社會科學之間,及其內部的不斷衍生和演化的分工體系,讓科學家和學者有了安身立命的場所,但是也很容易在類似家族的延續中獲得日趨加深的穩定感,同時喪失了創造性。作為對分工的反動,尋找不同學科,甚至是科學、人文與宗教之間的最大通約,往往成為先知先覺者通往大師地位的有效路徑。日本建筑思想家隈研吾所著的《負建筑》 有提到“無理念的現代性”建筑學派的代表人物村野騰吾,一生對《資本論》愛不釋手。我們來看一看馬克思與建筑師如何通約的吧。馬克思說“商品價值的實現是驚險的跳躍”,所謂交易,原則是在兩個不同的價值體系、不同的價格標準之間進行的。而在不同的價值體系上交易的商品在生產過程中并不清楚是否一定會被對方接受,所以商品才會有一次驚險的一跳。在有創造的作品中,一方面是只有被迫需要跳躍的東西才有婀娜多姿與嫵媚,另一方面是要把自己碾碎的緊張感。事實上,緊張感既來源于生產與消費者處于不同價值體系,也可能來源于藝術家對作品自我超越的渴望。正是從緊張與超越的關系上,思想者找到《資本論》與現代建筑之間的通感。正是看到跨學科交流的重要性,歐美一流的大學,不管是綜合大學還是文理學院,都特別強調博雅的課程,強調對人類、對歷史、對藝術、對人生的理解和接受。
    一流的學術思想往往萌芽和生長于學術和學者的青春期。青春期充滿著旺盛的生命力,總是與自信和張揚聯系在一起的,“會當水擊三千里,自信人生兩百年”。青春期既勇于進取,又能相互包容,善于在競爭中向優秀的對手學習,“相逢意氣為君飲,系馬高樓垂柳邊”。戰國時期是中華文明的青春期,諸子百家,構建了燦爛文化的思想基因。到了漢代,儒家思想成熟到“獨尊”的地步,也就是頂峰。理論和思想到了大一統的地步,沒有競爭的壓力,也沒有開疆拓土的動力,就只能在自己的那一畝三分地上繡花了。當前的旅游理論建設和學術思想形成無論是從產業實踐看,還是從學者群體的成熟度看,都還處于青春期階段,我看不必忙著搞統一的體系,用一道邊界把旅游與自然科學、社會科學和人文學科劃出來,再用一道邊界把基礎理論、經濟、管理、市場、規劃等領域圈起來。原始創新時期,就學小狗撒尿占地似的,自己把自己的局限住了,不好嘛!之所以會出現“少年老成”的現象,與我國旅游發展理論和學術研究范式都是從歐美發達國家引進,缺乏本土產業實踐的理論抽象,缺乏自信心有關。現在,國民的、大眾的、現代的旅游休閑起來了,中國旅游學術的青春期到了,“叫現代學術說中國話”的思想創新的時代到了!
    對照一流學術思想的標準,看一看當代世界和中國旅游業發展的新氣象,該是想想“思想”的時候了。過去的旅游是單向的,就是從客源地經過或者不經過中轉地、集散地而到目的地,再回去,不過是返程而已。圍繞這個單向度的環形流動,學者做了大量的研究工作,UNWTO、PATA先后提出了全球旅游倫理、可持續旅游、負責任旅游等理念,還是著眼于在目的地短期旅行停留期間的“主人――客人”關系。中國這些年隨著大眾旅游的興起特別是出境旅游的發展,陸續提出了國家戰略視角下的融合發展、旅游權利、游客滿意等理念。再過二十年、五十年、一百年,甚至更長時間以后的旅游會是什么樣子呢?這需要社會參與和產業實踐,也需要學術研究和思想提煉。在實踐快速發展的時代,在大數據消解權威的時代,沒有人可以占據思想、倫理和理論的制高點,也沒有人可以指定某一種研究范式是所有人必須遵守的。未來的競爭是產業實踐的競爭,也是學術思想的競爭。
    學者及其學術成果沒有思想,就無法指導、引領商界、政府和大眾旅游者,甚至連對話也失去了自身的認同。曾經聽過不少創業者和企業家的言論,他們已經開始追求比賺錢更重要的目標,那就是推動社會的公平與正義。這讓我很是震驚:之所以能夠說出這樣的話,是因為中國目前的體制和社會資源已經影響了他們在商業領域中飛得更高,也是因為政治、學術和文化界缺少與他們的互動,或者說缺少有資源與他們互動的知識分子和學者群體。具體到旅游產業,自1999年大眾旅游興起以來,企業家借助資本、技術和商業的力量,先后對經濟型酒店、旅行服務、主題公園、旅游地產等細分領域進行本土化的原始創新,成功發展了一批可以比肩世界的商業品牌,并正在對中端酒店、目的地管理,以及產業基金等專業投資模式進行探索。在這一進程中,學術在做什么呢?引進歐美發達國家的旅游學術思想、發論文、出專著、拿基金項目、評教授、評博導、做學官,總之在繼續自以為是的小圈子里打轉轉,這是比較主流的群體。學術成果倒是出了不少,也多少博得些許的社會聲譽,可是真正能夠給歷史留下多少記憶呢?我不知道。若干“功成名就者”則不停地給地方政府合作旅游規劃,甚至以“胸口碎大石”街頭賣藝的身段與社會上其它商業策劃公司競爭,在博客、微博、微信等大眾平臺上做自己的“學術明星夢”。這讓我想起李光耀先生時任新加坡總統時評價中國文化大革命的一句話:只是用粉筆在天安門廣場做畫,一場雨就會沖刷個干干凈凈。
高校教員是旅游學術群體的主要組成,從他們來看,更多的人只愿意,或者說只能夠做在校學生的老師。之所以如此,有職業操守的原因,也有這樣過得安穩和安逸的原因:都比你年輕,多數學生的水平比你低,在現行的教育體制下也很少有人質疑,所以很容易有感覺啊。我心目中的優秀學者要勇于為天下師,在服務產業、服務社會實踐的過程中,經由高水平的理論抽象而形成具有天下觀,或者說普世價值的學術思想。這就要求學者要有直面現實的擔當能力,也要有理論探索的勇氣。沿著這條路子走下去,可能會失敗,可能會最終一無所成,但是不走這條路,就不可能形成可以為天下師的偉大思想。
    三、如何建構當代旅游學術思想?
    可以公開地講,我們在這個時候提出學術思想的命題,是有“野心”的。這個“野心”就是連柏拉圖這樣偉大的思想家也逃不脫的“敘拉古誘惑”。 事實上,“敘拉古誘惑”從來都是存在的,只是對于今天的旅游實踐和智庫建設而言,我們不僅要做“帝王師”,還要做“產業師”,更要以健全的心智和青春的氣息把建設學術高地,始終圍繞“旅游權利及其實現”這一中心命題,把當代旅游發展理論傳播到社會上去,融入到人類文明演化的歷史進程中去。
     同志們要到豐富多彩的旅游活動中去,系統把握旅游發展的歷史進程和邏輯進程,基于旅游權利和游客視角來重構當代旅游發展理論,以高度的學術自信形成全新的旅游思想。從歷史進程來看,新中國旅游在改革開放前的三十年主要是服務于國家外交大局,向外國人、海外華僑和臺港澳同胞宣傳社會主義建設的成就,爭取更為有利的國際輿論。改革開放后,創匯導向的入境旅游優先發展戰略被注入更多的經濟色彩,還是服務于國家戰略。只有進入以國民消費為主體的大眾化發展階段,特別是1980年后出生的年輕人――他們是真正意義上的互聯網原住民在旅游活動中逐漸成為主體以后,老百姓的旅游權利和主體意識才得以顯現。只有圍繞經濟型酒店、在線旅行服務而開展的創新、創業推動了一批本土企業品牌和企業家群體成長起來,旅游企業才開始作為獨立的商業力量登上歷史的舞臺。近十年來,國民旅游和產業實踐的飛速發展也使得旅游理論界和思想群體第一次擁有了可以研究和代言的對象,第一次擁有了可以理論抽象的本土實踐。正是在這一時代背影下,我們先后提出了“更多的國民參與、更高的品質分享”,“平民、平穩、平等”、“讓人類在大地上更加自由、更有尊嚴地行走”、“微旅游”、“景觀之上是生活”等觀點或理念??梢運滴糜嗡枷氳男緯勺雋誦┑旎緣墓ぷ?,但是與時代要求的旅游思想體系相比,萬里長征才走完了第一步。得到理論證明和實踐驗證的觀點才可能成為命題,建立了邏輯關系的命題才會形成理論,而思想既在理論之中,又在理論之上,還需要艱苦的提煉過程和成果表達。
    同志們要積極尋找新的市場主體,與創業者在一起,與企業家同行,自覺服務于產業實踐,自覺在產研互動過程中形成原創性的學術思想。從去年下半年開始,我們能夠明顯地感覺到旅游消費需求理性回調的同時,以品牌創設、科技應用和互聯網創業為代表的產業創新呈明顯加劇的態勢。與二十年前國內旅游萌芽時期的“五個一起上”的野蠻生長的自然與人造景區的開發模式不同,也與十年前資本意志起主導作用的商業模式創新不同,這一輪的創業更多體現為充滿激情的年輕人與大數據、大眾消費的跨界“混搭”色彩。之前的創業讓資本從權力中獨立出來,現在又讓知識和科技從資本中獨立了出來。充滿青春活力和無限可能的創業群體讓旅游理論和實踐的一切要素——無論是市場結構、消費特征,還是產業動力和競合格局,都處于解構、重構的現實進程中。對于學術研究和思想建設來說,這是千載難逢的機遇??!只要愿意并敢于直面社會價值和產業實踐的變遷,我們就會發現當代旅游學者正置身于一座擁有海量信息、數據和歷史剖面案例的社會科學實驗室中。與它相比,曉云你的國家旅游經濟實驗室就只有精致的優勢嘍。在這個實驗室里,我們可以觀察,可以驗證,可以仿真,更可以提出眾多原創性的學術思想。在鼓勵的同時,我們也要看到創業群體充滿激情和無限可能的未來,也同樣充滿了不確定性,甚至破壞力。我們要自覺地走進他們中間去,為創業者提供力所能及的服務,與最為普通的旅游企業員工在一起,自覺成為其商業利益和社會訴求的代言者,而不是高高在上,“躲進小樓成一統,管它春夏與秋冬”,最終,要致力于用原創性的學術思想引領他們。事實上,創業不僅僅是商業領域的事情,在政府和學術界同樣有很多社會企業家的存在。我們要學會在傾聽的過程中對話,沿著對話的“格邏斯”形成理論和思想。對話就得要平等啊——你有你的財富與權力,我有我的學術與思想。
    在配合旅游行政主管部門和業界的國際交流合作的基礎上,要以高度的理論自信,相對獨立地開展學術領域的國際對話,要自覺站在世界文明演化的大格局中審視和提煉旅游學術思想的階段性成果,形成與時代發展相一致的旅游思想。研究院的三大定位之首是“政府智庫”,如果我們不了解智庫的發展歷史、成長路徑和國際格局,又談何建設呢?目前,全球有6000多個智庫,其中4000多個在美國。我們去研究布魯金斯學會等國際一流智庫就會發現,有影響的政策設計無不建立在經濟社會發展的主流倫理和價值觀之上,而政策研究成果累積到一定階段以后,又會通過理論抽象提煉出新的價值觀和思想體系。新一屆領導人接班后,提出了中國特色的智庫建設任務。2013年6月26日,第三屆全球智庫峰會在北京舉行,這次峰會由官方背景的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主辦,宗旨是“同享人類智慧,共謀全球發展”,主題是“新格局、新合作、新發展”。這次會議應該說開了個好頭,但是距離世界一流的智庫群體我們還有相當漫長的道路要走。包括研究院在內的多數智庫有著濃厚的官方背景,與各級政府及其組成部門之間往往存在著領導與被領導的關系,而不是平等對話的關系,更談不上長期政策設計的思想引領了。現在看來,固然有體制的關系,更與智庫本身學術底蘊和思想資源的匱乏有關。比如國際旅游交流與合作,與十八大以來的大國外交相比,總感覺我們很吃力;在國際旅游推廣和目的地營銷上,追趕國際一流水平的組織創新、方法創新和績效評價方面很吃力;服務國家外交大局,如何做到主動作為方面也很吃力。研究院,特別是承擔國際旅游學科建設的同志們要有主動擔當的意識,從新時期外交思想和國家旅游發展,特別是出境旅游發展的雙重視角去探索國際旅游交流合作的思想體系。作為標志性成果之一的《出境旅游發展報告》從杜江副局長和我在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的第一本書算起,也有十年的時間了,加上配合國家戰略而開展的中俄旅游年、孟中印緬經濟走廊、絲綢之路旅游線等相關活動,國家開發銀行等機構委托的國別研究項目,以及出境游客滿意度調查報告、“歡迎中國”項目的實踐,該是出若干標志性理論成果和學術思想的時候了。
    要形成一流的學術思想,同志們還需要與哲學社會科學、人文學者和藝術家開展廣泛而深入的對話,讓旅游學術思想得以理性演化和靈性表達。研究院一直注重機構合作和平臺建設——這也可能是我們明年的工作主題——比如我們與黑龍江大學合作的“中俄人文合作協同創新中心”就為國際旅游學科建設搭了一個有效成長的互動平臺。受局黨組的委托,研究院從2009年起承擔了國家旅游局的科研立項的秘書處工作。我一直認為這個平臺是“借來的權力”,除了公平、公正和公開的程序以外,更重要的是我們能不能夠提出值得全國旅游學術界廣泛認可的階段性話題。由《人民日報》主管的《學術前沿》雜志提出的“24個重大理論問題研究”就很是值得我們思考。有時候,提出前瞻性和引領性的學術話題,可能比回答這些問題更加重要。平臺之上是學術群體,是具體方向的團隊、梯隊和個體,同樣需要開展廣泛而深入的跨界對話。自去年以來,院里組織大家去看京劇、看話劇、看現代舞蹈,為什么???因為這些文化活動和藝術形式中有我們所需要的思想資源和表達能力。人藝導演林兆華先生是少數幾位可以在藝術和思想兩個層面引起共鳴的藝術家,劇作家過士行對他的評價是:形形色色的老板還在對他指指點點,給以規勸,希望他走一條讓大家都滿意的道路。然而林兆華沒有走這樣的路,他在荊棘中穿行,哪怕是撕破了衣衫,劃傷了皮膚也在所不惜?;褂刑ㄍ宓南執璧敢帳跫伊只趁襝壬退摹對潑盼杓?,也是值得再三觀摩的藝術精品。自己常?;崠誘廡┪按蟮囊帳跫疑砩銜昭值?,比如敢于為天下先的勁兒,比如從中國文化的源頭中尋找本真的生命力,敏銳把握人類文明演化的主流脈動,用目標觀眾聽得懂的語言去訴說自己對這個世界的理解。當然,優秀的作品和能夠為人類文明做出重大貢獻的思想在誕生的初期往往都是以叛逆的姿態呈現的,然而不是所有叛逆的姿態都是優秀的和偉大的。就算歷史最終證明了其優秀與偉大,這個過程也充滿艱辛,甚至要承受不為當代人理解的孤單與寂寞。作為社會科學領域中的學者,同志們對此務必要有清醒的認識,要有精神煉獄的思想準備。
    一流的智庫必須要有一流的學術思想,學術思想才是引領智庫前行的核心軟實力。研究院的同志們和旅游學術共同體團結起來,為開創充滿生機和活力的時代思想而努力奮斗!
相關新聞

梦迷解图七星彩梦册 | 網站地圖

版權所有:中國旅游研究院 網站管理:國家旅游局信息中心 京ICP備11009676號
管理員郵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