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彩开奖走势图30期:旅游大數據與學術型智庫建設——在紀念建黨95周年暨“旅游數據建設年”專題會議上的發言 - 梦迷解图七星彩梦册
梦迷解图七星彩梦册 > 院務公開 > 領導講話 > 旅游大數據與學術型智庫建設——在紀念建黨95周年暨“旅游數據建設年”專題會議上的發言
旅游大數據與學術型智庫建設——在紀念建黨95周年暨“旅游數據建設年”專題會議上的發言
    2016-7-18 13:59:35     字號:[    ]

同志們,
    經國家旅游局領導和機關黨委批準,這次選擇在螞蜂窩網絡科技有限公司召開中國旅游研究院(國家旅游局數據中心)年中會議,是支委會多次研商的結果,也是“兩學一做”主題聯學聯做活動的專題會。一直以來,機關黨委高度重視我院的黨建工作,這次又專門委派副書記段國強同志親臨現場指導。螞蜂窩是由陳罡先生等創業團隊領導的一家數據驅動型的在線旅行服務企業,也是黨的建設抓得有特色、有成效的民營高科技企業,我們是來學習的。下面我代表支委會和院行政班子就  “旅游大數據與學術型智庫建設”談幾點意見。

    實踐表明,數據驅動是新的歷史時期旅游業發展的戰略支撐,也是基本要求。一直在思考新型智庫的“新”如何體現,想來想去還是從學術思想、政策和戰略建議及其表達方式幾個方面著手。研究團隊基于專業能力而形成的學術思想從哪里來?怎么去構建?這些都離不開創新型國家戰略及其宏觀基礎,離不開中央關于繁榮和發展哲學社會科學,發展特色新型高端智庫的戰略決策,更離不開對旅游產業實踐的觀察、思考和理論提煉。
  我們在研究旅游與經濟社會發展相關關系時,既要強調旅游對相關產業及國民經濟發展的拉動作用,有時也要回過頭去看一看國家的經濟社會發展,特別是一些基礎設施的完善對旅游業的支撐。從數據建設來講,涉旅統計和大數據應用——包括面向基礎研發的學術應用,也包括面向市場的商業應用,同樣需要網絡寬帶、電信基站、物聯網、統計工作的組織網絡等基礎工程建設。經過863、973等多項國家創新工程的實施,我國數據應用的社會基礎正在逐漸成型。好比公路、港口、碼頭、機場、電力等交通基礎設施是國家和地區“起飛”與發展的前提條件。2013年8月,國務院發布的《“寬帶中國”戰略及實施方案》強調,“到2020年,我們寬帶網絡基礎設施發展水平與發達國家的差距大幅縮小”。我們如果看不到黨和國家在大數據技術基礎設施建設方面的戰略部署和巨大成就,很可能就迷失方向,覺得自己很了不起,其實是國家做了大量的基礎工作,才把我們的創業創新、把我們的學術思考推到今天這樣一個高度。事實上,正在“中國夢”的引領下,加速實施的網絡強國戰略,包括已經實施的“互聯網+”行動計劃,大數據戰略,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等,都與旅游數據中心和學術型智庫建設密切相關。
    旅游產業實踐離不開消費、市場和行政三大主體的互動。現在的消費主體是國民大眾,是老百姓旅游休閑的日常消費,現在這個消費基礎是越來越厚實的。每年3次的國民出游率,40多億旅游人次,4萬多億的旅游消費,足以支撐“大眾旅游時代”的論斷??墑遣荒蘢蓯欠吹鞴サ嗇鈽墩餳父齪旯凼蒞?,還得了解旅游休閑人群的地區、年齡和消費結構,得研究旅游決策的影響因素、出行方式、出游半徑、組織形式和滿意度評價等方面的統計數據。上個月吳普同志牽頭的課題組和國家氣象局的公共服務中心聯合發布了避暑旅游報告,在綜合建國以來多年的氣象數據,各個地方的氣溫、氣象、氣候數據,以及研究院累積的游客滿意度調查數據,得出了我國最佳避暑旅游城市等一系列研究成果。如果沒有數據支撐,涉旅法律法規就可能失去調整的方向,還可能找不準微觀管制的行為著力點。如果越來越多的同志,越來越多的市場主體,都像瑪蜂窩這樣,擁有強大的科技研發的能力,把互聯網思維,把數據驅動型成長戰略,扎扎實實地落在行業中間。現在,越來越多的旅游者在出發前就借助智能通訊工具和互聯網平臺,廣泛收集旅游相關信息,完成目的地選擇和交通、住宿的消費決策。在旅行過程中的餐飲、娛樂、紀念品和小件商品購買等隨機性和碎片化的決策,還有購后評價,對移動通訊和互聯網的依賴性也是很強的。在依賴數據進行旅行決策和購買評價的同時,消費行為本身又產生了海量的數據。政策設計和戰略研究部門對此要有高度的敏感性,要擅于從紛繁復雜的旅游與旅行大數據中看出產業發展的未來。
    我們既要掌握大數據的基本原理,基本方法,收集市場、產業和政府管理方面以及國際比較方面的相關數據,更要有學術的洞見力,要學會并善于從紛繁復雜的旅游與旅行大數據中預見產業的未來。否則,市場主體走在我們前面了,消費主體走在我們前面了,作為直接服務于政府旅游決策的戰略研究部門,我們提出的方案還停留在過去的時代,前大眾旅游時代,前大眾創新、萬眾創業的時代,我們就會辜負黨和國家,辜負國家旅游局黨組交給的中國旅游研究院和國家旅游局數據中心這兩個大牌子。
    如果說大眾旅游時代是我們把握消費主體的大框架的話,那么大眾創業和萬眾創新則是打開市場主體大門的主鑰匙。在資本、技術和知識在產業演化進程中發揮越來越重要作用的今天,旅游資源開發和旅游服務的生產過程變得更加迂回,市場主體與目的地整體的商業環境,以及其它領域和部門的前后向關聯更加復雜。這是好事,生產和流通的過程越復雜,意味著旅游產業的現代化程度越高,從經濟學角度看,通過迂回生產可以提高經濟效率,對于當今旅游業而言,傳統的生產方式則會在一定程度上阻礙現代服務業的發展。如果要做出正確決策,就必須要求包括數據在內的信息完備性相應地提高。比如投資,宏觀到國家對旅游基礎設施的投資,微觀到途牛這樣的在線旅游企業對旅游金融新產品的研發,如果沒有模型、數據和專業團隊,還是像過去那樣靠拍腦袋,恐怕是不行的了。我們今天的聯學聯做的對象螞蜂窩,從其創業和成長的歷程看,無論是早期的UGC(用戶產生內容)、PGC(旅游專家/旅游達人產生內容),還是現在的致力于休閑旅游領域自由行第一品牌的戰略展開,都離不開大數據的應用,離不開創業團隊的艱辛打拼。事實上,無論是攜程、同程、途牛、景域等在線旅行商,中青旅、廣之旅、春秋、凱撒等傳統旅行社,還是迪士尼、港中旅、海航、錦江、嶺南等大型旅游集團,包括中國電信、百度、騰訊、阿里巴巴、科大訊飛等通訊和互聯網企業,都在加強基于大數據的旅游服務創新力度。種種跡象表明,旅游產業正在探索具有中國特色的數據驅動發展體系,如果我們對此沒有清晰的認識,要不了多久,研究人員就無法與業界對話,就可能被時代所拋棄。
    行政主體,包括政府旅游行政主管部門、各級人民政府和廣義的國家治理機構,在涉旅的宏觀調控和微觀管制過程中,對基礎和專業數據的重視都是空前的。無論是闡述旅游的經濟影響和社會功能,還是爭取財政、金融、土地等資源對旅游的支持,都離不開統計數據和計量研究成果的支撐。為此,中央編辦去年專門批復了國家旅游局依托研究院組建了國家級的旅游數據中心,黨組書記、局長李金早說:事實證明,把數據中心放在研究院是局黨組正確的戰略決策。李局長還專門為《中國旅游大數據》撰寫了《旅游要發展,統計要革命》的發刊詞。主管局領導杜江同志也多次聽取旅游統計和數據中心建設的工作匯報,并給予了具體指導。這體現了黨組對研究院這支隊伍的信任,更體現了黨組對我們的重托。現在省、市、縣三級地方旅游數據中心建設也動起來了,像杭州、四川、吉林等地,通過與電信、銀行和高校的合作,在統計改革、數據生產、發布和應用方面已經取得了顯著的成效。
    同志們,
    黨和國家一直重視政府智庫的建設工作,近年來出臺了一系列文件就智庫建設的指導思想、發展目標、建設方法和保障措施進行戰略部署,明確提出了信息技術、大數據和實驗室的作用。2004年,中共中央《關于進一步繁榮發展哲學社會科學的意見》就明確指出,“要充分利用信息技術,改進研究方法,提高研究水平”。2015年,中央《關于加強中國特色新型智庫建設的意見》要求,“建設一批社會科學專題數據庫和實驗室、軟科學研究基地”。這個月初,習近平總書記主持經濟形勢座談會,要求培養造就世界一流的經濟學家,“注重從客觀經濟事實出發,揭示經濟現象背后的本質及規律,努力得出經得起實踐檢驗的研究成果”。中央的戰略部署和習近平總書記的講話,為哲學社會科學的繁榮發展和新型特色智庫建設指出了方向,明確了要求。旅游數據中心和學術型智庫建設總體上離不開這個方向和要求,我們必須時刻牢記:沒有數據支撐的新型特色智庫和旅游專業智庫是走不遠的。
    比照這個要求,現在的所謂智庫建設確實存在太多值得檢討的地方。如果我們還是靠給決策部門和領導同志說些似是而非的論斷,告訴他們旅游有多么多么重要;如果我們到地方和企業去,還只是會解讀文件,說一些政府和領導多么英明偉大的語言;如果我們參與國際交流合作,還只是把國外的理論引進中國來,把中國的情況介紹給海外同行,覺得這樣就可以建成一流智庫了,是沒有人會相信的。隨著依法治國,特別是政府“法無授權不可為”理念的落實,產業政策調整的空間和行政行為的隨意性必將大幅度減少。哪怕是出于保證政府公信力和提高行政效率的考慮,旅游智庫在生產思想產品,特別是具體的政策建議時,都必須要有系統的、可驗證的數據支撐,對政策實施效果做專業的仿真實驗。否則就有忽悠、炒作、吹牛的嫌疑,甚至可以說就是耍流氓。我們可以去看看國際國內財政、金融、外貿、商務和社會發展領域高水平的智庫產品,都是以大量的專業研究為基礎的,相當一部分的研究報告是可以直接發表在國際一流學術期刊上的。
    我們常說旅游是關聯帶動性很強的綜合性產業,很多政策都需要不同部門之間,各級政府之間反復協商的。這個協商的過程有政治層面的,也有學理和技術層面的。其它部門和地方政府也會依托自己的智庫機構承擔學理探討和技術支撐,如果旅游專業智庫沒有學術底蘊和數據支撐,就很難通過對話和研討達到最大公約數。
    智庫的思想產品不只有政府,特別是中央政府一家用戶,還有涉旅投資機構和運營商。研究院是一家享受財政補貼的事業單位,每年數千萬的經費預算大部分得依靠我們對地方政府和企事業單位的智力服務來獲得。這就要求我們的研究方法、研究工具和研究成果都要走到市場的前面。在旅游市場上,個性化需求必然會推動差異化旅游產品和服務項目的形成,無論是旅行社、OTA等旅行服務商,還是酒店、主題公園、航空公司等旅游供應商,以及廣義的旅行和異地生活方式運營商,今天的旅游市場主體已經開始識別這種差異化,并有能力為差異化需求提供有效的供給,也能夠很好地為個性化產品定價。在這個多要素參與的需求與供給雙向互動過程中,高效、移動、安全和泛在的信息基礎設施,以及在此基礎上的智能化商業環境將是必要的。為此,我們需要構建一個對涉旅數據有效分析和商業應用的體系,以提高旅游業的智能化市場水平,并能夠在商業思想、研究中心建設和技術轉讓等方面實實在在地引領旅游企業的創新發展和數據化成長。關于?;饈?,已經說過多次,今天再次強調一下,不然我還是睡不著覺:在數據建設和應用方面,市場主體已經走到我們前面了,再不努力把我們的旅游數據中心和國家旅游經濟實驗室建好,就時刻面臨被市場和時代拋棄的危險。
    經過八年的建設和發展,研究院在學科建設、學術成果建設、學術思想建設、學術平臺建設、人才建設、社會服務和國際化方面也算取得了一些成就,但是戰略性學者、原創性的旅游思想,特別是能夠影響全局的戰略設計幾個方面做得還很不夠。不錯,我們這些年是培養了一批高級專業技術職務的學術帶頭人,也培養若干可以到行業會議和旅游企業那里像模像樣地比劃幾下的青年學者,還號稱出版了“1+8+X”的標志性成果體系,社會反響還不錯。那又怎么樣!有多少是別人沖著這塊中字頭的金字招牌來的,有多少是“山中無老虎,猴子稱霸王”的運氣和偶然,又有多少別人看著機構和人員年輕而多了些鼓勵和忍讓?想通了這幾個問題,再想想我在四月份的2016中國旅游科學年會上說的那句話,“旅游業,最不可靠的是才華”,把心靜下來,多搞搞數據生產、加工、建模和數據分析,對去除大家心中的浮燥多少會有些幫助。將來等統計中心和實驗室建設到位了,包括研究人員和行政人員在內的每個同志都應該去這兩個機構工作一段時間,由表及里反復磨練大家的“靜、凈”二氣。

    同志們,
    數據建設是立院之本,也是實現十三五規劃的重要保障,與每一位研究人員、博士后、訪問學者和行政人員都有關系。希望同志們以“再建一個研究院”的勇氣和智慧,持續推進基礎平臺建設,堅持問題導向,積小成果為大理論,用大數據畫出大眾旅游時代的全息產業影像,科學研判和預警旅游經濟的運行態勢,為黨和國家涉旅工作提供更多可應用、可觀測的政策儲備,為世界旅游創新發展總結提煉出可以共享的中國經驗,為哲學社會科學的繁榮發展提供更多原創性的旅游學術思想。為此,我們需要進一步明確旅游數據建設的指導思想、重點領域和關鍵任務。
    堅持強化基礎,不斷完善旅游統計和數據建設的技術平臺。隨著地方政府、高校和企業重視程度的加強,旅游業正在興起一股數據建設的熱潮。熱潮不是壞事,有熱情才能有干勁啊。要提醒業界,更要警示自己的是不能過熱和蠻干。我去看過幾個高校建設的實驗室和數據中心項目,上億的專項投資下去,買了大批高端電腦、顯示系統和仿真的旅游項目,感覺是進了多年前的電化教室?;褂械牡胤秸糜問葜行吶思甘習倌兜?,投資數千萬上億的資金,弄了很大很炫的屏幕,拍照時有強的“可視察感”。說實話,心里很不是滋味,總覺得經不起同行的專業檢驗,研究院的數據中心和實驗室建設決不能走這條路子。眾所周知,早在國家旅游局數據中心這塊牌子加掛以前,我們就啟動了國家旅游經濟運行與政策仿真實驗室的項目建設了。發改委和國家旅游局很支持,每年有800萬的財政資金。我就和曉云同志說啊,咱得把這筆資金用在關鍵的地方去,從基礎做起。具體地講就是“兩多兩少”:多投人腦,少投電腦,就是組建團隊搞基礎研究,包括分析模型的構建與優化;多收糧食少做飯,多渠道采集白色、灰色的文獻與數據,別忙著發論文、出研究報告,相信功到自然成。下一步還是要堅持這個方向,旅游文獻情報中心、數據采集與監測中心、灰色文獻庫、口述歷史庫、旅游語料庫,還有可計算一般均衡模型、旅游統計指標體系、旅游統計工作手冊和旅游經濟社會影響測量工作手冊,要抓緊,一項一項扎實推進。
    旅游統計和數據建設的基礎工程,還包括旅游經濟運行分析與監測國家實驗室的平臺基礎,以及地方和產業統計機構建設指導,以及人員培訓的組織基礎。自從旅游數據中心組建的那天起,我們的一舉一動都接受各方面的打量與關注。做好了,大家都來學習和借鑒,效率就很高。稍有差池,根據系統放大原理,也會在產業指導上犯下大的錯誤。怎么辦?編制就那么多,精力也有限,只能靠標準和流程來最大限度地保障系統耦合的結果盡可能不出差錯。為了最大限度地少出系統差錯,最大限度地減少潛在的風險,必須發揮真正的工匠精神,丁丁卯卯把指標體系、平臺群、數據采集、清洗、生產、脫敏、發布、監測與反饋等各項基礎工作做到位。讓每一個崗位的研究人員、技術人員和工作人員都知道自己特定的時點該做什么,使用什么方法和工具,怎么做才是達標的,完成工作后要向誰匯報。在一個高級知識分子為主的群體中,提這樣的要求好像顯得不那么高大上,有的人可能還會在心里說,這哪是我們博士、研究員干的活兒?我們去看袁隆平、去看鄧稼先、去看施一公、去看費孝通和屠呦呦,凡成大學問者,無不是在細節上親歷親為。不這樣要求,不這樣做的話,做具體的定量研究和抽象的理論建構時,是不會有實感的。
    堅持問題意識,牢牢把握數據中心建設的大方向。旅游統計也好,大數據建設也罷,都得立足中國國情,面向國家旅游發展的戰略需要,面向旅游產業變革與創新的現實需要。在5月30日的全國科技創新大會上,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科學研究既要追求知識和真理,也要服務于經濟社會發展和廣大人民群眾。廣大科技工作者要把論文寫在祖國的大地上,把科技成果應用在實現現代化的偉大事業中”。這句話既是對全國科技和科研工作者說的,也對研究院和數據中心的實際工作有著現實的指導意義。國家花了這么多的人力物力去積累數據,搞旅游經濟實驗室、旅游圖書情報中心、旅游數據采集與經濟運行監測中心等平臺,難道只是為了讓研究人員多發一些定量研究的SCI、SSCI論文嗎?不是。是為了研究院的專業智庫的建院目標,直面國家和產業需要的旅游發展理論,著眼于解決旅游經濟運行宏觀調控、微觀監管和創業創新數據支撐。在數據建設的過程中,每一位研究人員特別是統計中心和實驗室直接生產核心數據的研究人員,建議同志們好好學習“兩彈一星”的功勛人員和他們的事跡。與一些同齡人相比,他們擁有同樣的才華和努力,卻沒有選擇留在歐美發達國家的科學實驗室,沿著傳統學者的道路去攀登諾貝爾獎、菲爾茲獎的高峰,而是隱名埋姓一生,甚至付出了生命的代價,去構建強盛國家的科學基礎。當然,時代和學科背景不同了,曉云、儀亮,以及各個研究部門的專業團隊任何時候都要學習他們的精神,自覺踐行“服務產業,報效國家”的建院理想。我們可以這樣要求自己,但是在現實生活中也沒有必要把自己時刻都弄得很悲壯,甚至悲情,相信組織會創造條件更好地滿足研究機構的科研條件和研究人員的生活要求的。就是一段時間滿足不了做科研的全部最優條件,也會逐步實現的。當然,我們也不能都等著國家和組織上配置全部資源和條件,很多時候,還得有些“沒有條件,創造條件也要上”的勁兒。
    堅持問題導向,還要求我們的研究人員要愿意并能夠從大處著眼,小處入手,經由扎實的項目累積,終成宏觀體系。從理論上講,通過手機可以把全世界的人都連在一起,這會帶來很多的商業革命,人的生存方式和交往方式都會發生重大變化。我們必須時刻關注這種變化,新的技術和產業之間一旦發生融合,可能就會派生新的商業模式,就可能完全顛覆原有的商業模式。中國旅游研究院與中國電信合作的旅游大數據實驗室在5月份發布了第一份研究成果,是關于五一期間鄉村旅游的項目,包括旅游人次、出游半徑、人均消費、消費結構等方面的數據。這樣一份帶有公益性的數據基礎報告發布后,學術和業界均有很好的反映。如果沒有電信部門的合作,這樣的看起題目很小但是基礎很扎實,業界很需要的應用型研究成果是出不來的。上個月我和曉云、儀亮、郭寧同志說,能否用微信、微博的客戶端做些簡單、直觀的小調查。她們很快就做了一個關于本季度、下季度和未來六個月的產業預期的小問卷,放在微信上,即答即見結果,24小時就有了200多位業內人士填寫了自己的看法。這樣一個又一個的微創新和應用成果累積起來,時間久了,就能夠看到其價值所在。事實上,科研創新和歷史進步一樣,哪里又有太多主動設置的宏大敘事,不就是由這些日常生活和具體工作推動和演化的嗎?
    堅持“研究無禁區,發表有紀律”,學會從不同的視角看待數據的客觀性和真實性。自以為數據在手,真理在口,就是七個不滿,八個不服,一幅“我是學者我怕誰”的面目示人,這樣不行啊,同志們。旅游統計也好,數據應用也罷,有科學或者自然屬性的一面,也有藝術或者社會屬性的一面。其實哪個學科,特別是哲學社會科學又不是如此呢?管理學可以往運籌學、管理工程和泰勒的科學管理原理這個方向走,也可以往公司治理、組織行為和領導藝術那個方向走。經濟學可以走向“不講道德”的工具理性,也可以走向“福利三角”的價值理性。每過一段時間,總有人想搞出個“絕對真理”或者統一的大框架,以達到“罷黜百家,獨尊儒術”的目的,結果無不是以失敗而告終。就算是短期內統一了,還有會有新的理論出來,最后還是會走入“理論的叢林”。旅游數據建設過程中同樣會面臨這些問題。比如面對三大市場的旅游人次和旅游消費的一組數據,有絕對數、有同比和環比增速,并且經過了統計誤差、物價指數、匯率等工具校驗,或者說已經盡可能地保證了數據的客觀、準確和及時性,但是在何時發布、如何解釋,特別是如何把這些數據應用到旅游經濟的宏觀調控和微觀監管的實踐中去,既需要我們經由學術訓練而來的專業能力,也需要基于國情和旅情的政治智慧,需要在價值取向上與中央和國家旅游局黨組的戰略決策保持一致。也就是說,指標的設定、數據的采集、清洗和加工環節必須是科學的,但是數據的發布頻率、節點和解讀則是有立場的。為此,院里專門修訂了保密制度,還專門就數據保密出臺了管理辦法。有了紀律,就必須遵守,誰違反誰就要承擔責任,到時候不要說言之不預。
    同志們,

    從研究院籌建的那天起,數據建設就被視為基礎工作,并逐漸滲透到學科建設、學術成果建設、平臺建設、人才建設、社會服務等專項工程和日常細節中。從去年12月3日研究院加掛國家旅游局數據中心的牌子那天起,旅游統計和數據中心建設就成了國家旅游發展戰略的有機組成部分了。希望大家不忘“服務產業、報效國家”的初心,為把我院早日建成數據支撐、學術型、特色新型旅游智庫,繼續前進!


    中國旅游研究院(國家旅游局數據中心)
    黨支部書記、院長 戴斌
    (2016.7.14,北京)


相關新聞

梦迷解图七星彩梦册 | 網站地圖

版權所有:中國旅游研究院 網站管理:國家旅游局信息中心 京ICP備11009676號
管理員郵箱:[email protected]